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珍嘉]核子世界 #10

阅前提示:

单机游戏Fallout 4 paro

ooc/剧情向/废土余生/年龄操作/私设/不适勿入

cp: 主Jinson | all嘉 其他cp中后期上线

前文 [森]传送门





#10


概要:

——对不起什么?

如果你知道了我的一切,你还会这样对我吗?




“恕我直言。”

朴珍荣直视眼前这位面目可怖的尸鬼的眼睛,毫不畏惧,“我们不是来找麻烦的,而是希望您——芳邻镇的镇长汉考克先生,能助我们一臂之力。”

汉考克的眼睛此刻隐藏在船长帽投下的阴影之中,王嘉尔却无端顿生寒意,恍若从中捕捉到了一丝犀利冷冽的光,这个人并不像外表上那样看上去的样子,而确实是在废土上摸爬滚打多年狡猾深沉的生物。

“呵,两个毛头小子,倒是能说会道。”

汉考克靠着沾满尘土和污渍的墙,点燃半支香烟塞进嘴里,“要我帮忙?在这之前先告诉我,你们是什么来头。”

“特别是你,小子。”

他抖抖香烟上的余灰,眼神定定的看着朴珍荣,“你这张脸,我是不是在哪见过?”

“您多虑了。”

朴珍荣迎上他的目光,把王嘉尔拉到他身侧,“Daniel Wang是他的哥哥,他是Jackson Wang.”

“Wang的弟弟?”

汉考克凑过来仔细地看他,从头到脚地审视了一遍、又一遍,半晌后,他将烟屁股甩到地上,用破旧的皮鞋底狠狠地碾熄,语气里说不清是揶揄还是讽刺,“还真是如出一辙。”

汉考克被辐射腐蚀的皮肤随着一个笑皱成一团,尔后又伸展开,他喉咙深处里传来嘶哑刺耳的笑声,仿佛被撕裂的玻璃纸,“跟我来。”

他把手插进红色的皮质大衣里,转身走向旋转楼梯。

市政厅里的昏暗的光线中,甚至能看清空气中细微的灰尘颗粒,然而这在废土中已是为数不多的豪华居所了。

一名女佣正拿着鸡毛掸子反复掸着挂在墙壁上的已经斑驳脱落的画作,动作既拘谨又机械,她未曾抬头看过一眼身边陆续走过的人。

汉考克此刻双手正撑在二楼的栏杆上,傲慢而冷淡俯视着他们,眼里充满敌意的锋芒已经敛去些微,剩下的却是未曾消失过的戒备。


朴珍荣和王嘉尔迎着他的目光走上楼梯,汉考克转过身靠着栏杆,斜睨着他们,“你是Daniel的弟弟?”

和刚才的称呼“Wang”所不同的是,现在汉考克较为亲密的称他哥哥为“Daniel”,看来俩人也有一定的交情。

王嘉尔颌首,“是的,也许……你知道我哥哥在哪吗?”

他眼睛里流淌的是真实的急切和担忧,汉考克收回目光,“大约一年前,我确实见过Daniel。”说着,他停顿了一下,“那个时候他正被学院的追猎者追杀。”

汉考克走到朴珍荣面前,紧紧地凝视着他的眸子,“我收留了他,但是不久后,他又离开了。”

汉考克对着王嘉尔,“WANG家的弟弟,我和这位少年有些话要说。”

“可是……”

王嘉尔犹豫了一下,看向朴珍荣。

朴珍荣冲他微微点头,露出一个安慰的笑,然后他便跟着汉考克走进办公室里。


-


汉考克坐在皮质的沙发椅上,双手合十,直言不讳,“你是特殊型合成人——追猎者对吗。”

朴珍荣眼角微跳,他马上勾起嘴角,“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呵。”汉考克轻蔑的一笑,“小子,我在学院见过你。”

朴珍荣本还镇定的表情分崩离析,他看着汉考克,眼底是冰冷的光,有什么东西就要一触即发,汉考克率先发声了:

“别着急。”

汉考克将手撑在满是痕迹的木质茶几上,随后又从桌底拿出一瓶谷内淡啤酒,仰头猛灌,“我不管那个WANG家的小子的目的是什么,也不管你的目的是什么,你们要去学院对吗?”


朴珍荣将放在武器上的手移开了,他略微迟疑的点头。

“这个给你。”

说着,他指着桌上的一个哔哔小子,“这是Daniel Wang临走前给我的,”他把手中的啤酒瓶放下,“但是,作为交换,我有两个条件。”

他伸出手,比了一个“1”的手势,“其一,我要你去学院,给我带一种药回来,治疗我尸鬼外貌的那种药,身为追猎者,你一定知道, 对吗。”

他声音抑扬顿挫,“其二,把我体内学院的定位晶片,用你的特殊型追猎者的能力屏蔽掉。”

“你怎么……?”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是追猎者?

他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是特殊型号?

他体内怎么会有学院的定位晶片?那种东西不是只会在特殊的人身上植入吗?

因为过多的疑问,他措手不及,失去了以往的冷静,朴珍荣的声线微微颤抖着,眼前这个人知道得太多,已经超乎了他的想象。

“多点耐心如何,少年。”

汉考克说道,“我只有这两个要求,至于你们是谁,要干什么,去哪儿,我一点兴趣也没有。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答应我,然后拿着这个哔哔小子和你外面那个小情儿交差、或者拒绝我,然后我们动手,我出去跟他把你老底揭了,我们都不好过。”

朴珍荣用牙齿磨着下唇,思忖良久,“……好。”

汉考克腐朽的脸部扬起一个狰狞的笑容,他把哔哔小子甩到面前人的怀里,然后指着自己的手腕,“帮我屏蔽学院的追踪信号。”

朴珍荣收好哔哔小子,缓慢而又沉重地点头。


-


王嘉尔在门口被好生招待着,他拒绝了女佣陆续送上来末世里珍稀的香烟和啤酒,他手边的一个水杯装着颜色清浅的绿茶,这在废土是难得一见的宝贝,此刻他的心思却全然不在享受上,他略微焦躁,翘首望着那扇被紧闭的木门。

珍荣进去大概有半个小时了。

无论是谈论什么,他都非常担心,毕竟——那个汉考克绝非善类。

朴珍荣拿着哔哔小子出来的时候,一时间不敢与王嘉尔对视。

他从未对嘉尔完全坦诚,而如果要全部坦白,又太难,此刻他的部分秘密竟然被另一个堪称陌生的人了如指掌,他的心情怎么能不复杂。

王嘉尔迎上去,“珍荣,没事吧?”

王嘉尔越是体贴,他越是煎熬。

“……没事。”

朴珍荣把哔哔小子递给他,“这是你哥哥…   的哔哔小子。”

“我哥……的?”

“等会儿!”                    

王嘉尔瞬间严肃起来,“他就这样给你了?”他在朴珍荣脸上身上来来回回的看,“你受伤了?还是他拿了你什么东西?珍荣?”

朴珍荣弯着眉挤出一个满是复杂笑,“没事的,嘉尔。我只是……”

“答应了他……去学院顺便给他带一种药回来。”

“药?学院……一定不是容易的事吧。”

王嘉尔略微消沉,“对不起,珍荣。”

朴珍荣闻言,眼低垂的睫之间颤抖着,沉默。

——对不起什么?

如果你知道了我的一切,你还会这样对我吗?

——在你毫无防备的善意和体贴之下,我却觉得自己越来越可恶。

——是我对不起,才对。


门内的汉考克交叉着双手,露出一个意犹未尽的笑,“有意思。”






tbc


17年末的最后一更(maybe

大家新年快乐~~~

不到2000字我写了这么久TAT

还有一排坑,心痛

评论(1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