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珍嘉]核子世界 #09

阅前提示:

单机游戏Fallout 4 paro

ooc/剧情向/废土余生/年龄操作/私设/不适勿入

cp: 主Jinson | all嘉 其他cp中后期上线

前文 [森]传送门






#09



当一个人用疑问句回答肯定句的时候,往往就是被说中了。

朴珍荣知道,他们找对人了。




林在范微微挑眉,“如果可以,希望你也能一起加入。”

他虽然年纪尚轻,却从很年幼的时候开始跟着父亲到废土各地执行任务,所以他自然是看得出来,朴珍荣绝非泛泛之辈。

刚才他对于狙击点的选择、在高处长时间的掩护,几乎称得上完美无缺,就连兄弟会里的伙计们,也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他向来欣赏有才能的人,而这类人,脾气往往也都是怪异的。

朴珍荣不置可否,他和王嘉尔对了一下眼,沉默。

“我们有别的重要的事。”

王嘉尔开口接话,“感谢你的盛情。但,很抱歉。”

“是吗。”

林在范似乎还没有放弃,“留一下通讯方式吧。只要你来,我随时可以,为你设计一套时下最先进的、专属于你的动力装甲。”

——动力装甲!!!

——专属于他的!!!


这还真的诱惑到王嘉尔了,可是……天下哪里有这等免费的好事儿?

如果他接受了,必然有更多麻烦事儿随之而来……钢铁兄弟会本身就不是好糊弄的主,而且这个在废土上庞大的势力,其中肯定更加复杂纠结。

他讨厌复杂和繁琐。

也许王嘉尔自己都没发现,他总会下意识地去看珍荣,希望在他脸上看到能让自己完全坚定的答案。

但是从未让王嘉尔失望过的,朴珍荣这边却是立刻会到了意。

“多谢,不必。”

他捏紧王嘉尔的手,从手的这端给他传过去安定的力量,似乎在告诉他,他们是一边的。

不知不觉中,朴珍荣已经成为了他的力量。

林在范也没有再穷追不舍,“那算我欠你们一个人情,”他指着自己手上的哔哔小子,对王嘉尔说道,“改变主意了,联络我。”

俩个人又上路了。

王嘉尔有些小心翼翼地,“那个,珍荣……地图上显示,我们在下个路口右转就是芳邻镇啦。”

朴珍荣讨厌这样奇怪的自己,更不希望Jacskon因为敏感的自己而变得小心翼翼。

Jacskon是温柔的,他藏在年轻活力、爽朗的表相之下,是堪比女性温柔和细腻的一面,说起来似乎很矛盾,但在他身上确实和谐的融为一体。

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常常会陷入其中并且迷惑不已。

他对Jacskon……

也许,真的就是人类之间常常会相互产生的那种……感情?

想到之前派普说的话,他莫名的雀跃起来,也许,他是一个真正的有自己记忆的合成人,而并非是被学院量产出来的型号。

那么……他就有资格追求幸福,不是吗?

从遇到Jacskon开始,他就学会了渴望,他开始感到不知足,他希望能一直和Jacskon在废土走下去,只要是和Jacskon一起,怎么样,都可以。

但是这一切……要是让那位先生知道了,也许他逃不过被回炉重造的命运吧。

所以,他绝不会让这种事发生的,他一定要想法设法的知道自己真正的过去才行,而且……他一定要想办法,去掉自己体内多余的程序。

“马上就到了吗?那太好了。”

他努力使自己刚才因为林在范而莫名烦躁的心神平定下来,接着王嘉尔的话说下去,不稳的情绪也慢慢恢复如常。

王嘉尔也安下心来,“嗯!”



芳邻镇。

混混、强盗、小偷、不法之徒建立起来的镇子。

里面的各路人都靠着自己的本事活下去,如果你有能力,他们也会认可你,并且不会主动去找你的麻烦。

和钻石城截然不同,门口连基本的看守护卫、自卫陷阱和哨卫炮台都没有,也足以看出生活在这座镇子里的人有着相当的自信。

朴珍荣和王嘉尔毫无阻碍的就推开芳邻镇的木门。

俩个人站在门口,镇子里各路的人目光一时都集中在了他们身上。

审视的、不怀好意的、不善的、轻蔑的、冷漠的。

过了片刻,这些目光收敛了不少,尤其在看到朴珍荣的狙击枪和王嘉尔身上的军剑的时候,都不约而同地收回了目光,又从新投入到自己的事情之中。

大概是或多或少的被承认了吧?

王嘉尔有点儿忐忑。

朴珍荣却完全不介意,视若罔闻,毫无顾忌地拉着王嘉尔走向最高的那栋楼。


走进所谓的“市政府大厅”,映入眼帘的画面和他们想象大相径庭,古朴而不失典雅的装修风格和这座镇子的声名狼藉的风评格格不入。

正门处是一道旋转式楼梯,雕花的扶手,和虽然看上去已经老旧、却清扫得当的厚软地毯,无一不说明这里主人相当的有个性。

“哟,稀奇了,废土客?”

传入耳的嘶哑刺耳的声线,王嘉尔他们顺着旋转楼梯中间看上去,一个穿着海盗服装,戴着船长帽的人正撑在扶手上冲他们打招呼。

——船长帽、海盗服、还是个尸鬼、这一定是派普口中的汉考克了!!!

“您好。”

说话的是朴珍荣,“我们有事相询。”

“啧啧,小小年纪,说话倒挺老成,难道你活的比我还久?”汉考克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眼神却犀利而冷淡,如同冷冽的刀刃,“难不成你是合成人?”

汉考克的话也许是半开完半猜测的,朴珍荣却着实吓了一跳,他眼角微微一挑,瞬间就稳住了表情,似乎对付这种情况得心应手,“我从小就是这样被教育的。”

“哼,”似乎对朴珍荣没有直面问题颇为不爽,但是汉考克也没有深究下去,“所以说,你们有何贵干呢?”

“听说,您和学院有关系?”

听到“学院”两个字,汉考克大惊失色,“你说什么?谁告诉你的?”

王嘉尔闻言把哔哔小子上的资料给他看,他想了想,觉得隐藏一下派普比较好,“我们找私家侦探查的。”

“私家侦探?尼克·瓦伦坦?”

他说出了一个王嘉尔听来完全陌生的名字,语气里带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似乎和那个人有过结。

朴珍荣懒得跟他纠结这些,“据我们了解,你认识Daniel Wang这个人。”

汉考克的眼神微微一滞,“你说谁认识?”

当一个人用疑问句回答肯定句的时候,往往就是被说中了。

朴珍荣知道,他们找对人了。




本月最后一更23333

嘉尔的腹肌真好听!!不对!OKAY真好看!!

评论(4)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