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珍嘉]核子世界 #07

阅前提示:

单机游戏Fallout 4 paro

ooc/剧情向/末世升级流(大概)/年龄操作/私设/不适勿入

cp: 主Jinson | all嘉 其他cp中后期上线

前文 [森]传送门






#07



资料卡:

消辐宁(药物):消除辐射伤害造成的伤害

抗辐宁(药物):在一定时间内削弱辐射造成的伤害(辐射伤害如果不治愈最终会死亡或狂尸化)

哔哔小子:戴在手腕上的一种设备,具备探索废土所需要的基本功能,查看地图,通讯追踪等(相当于戴在手腕上的小型电脑)

终端机:即电脑

核子可乐:被辐射过的可乐~本质还是可乐~~本文中王嘉尔的最爱

核子可乐限量版:被辐射过的可乐,外包装和瓶盖长的与普通核子可乐不一样~~~他的瓶盖是废土目前通用的货币

合成人:外表上与人类完全无异的智能机械。如果将人类的记忆复制进去,他们便会拥有人类的情感和人类的思考。但身体还是机械。





派普把两人带到了克罗格的旧居。

她在门口的终端机上捣鼓了半天,终于是把门打开了。

王嘉尔目瞪口呆,说他们是姐弟他真的有些信了……至少这骇电脑的技术,如出一辙。

推开门,房间里蔓延着浓重的尘埃。

——必然是许久都没人住了。

空气中透露着一股腐朽的气味,常年空置的家具上裸着厚厚一层灰。

王嘉尔巡视了一圈,发现这里除了基本睡觉用的床铺和吃饭用的餐桌之外,没有更多的东西了。

完全无迹可寻,线索在这里就断掉了。

王嘉尔非常失望,也不管那床上有多少肮脏了,他颓丧的坐在床上,不知道何去何从。


派普看着年纪轻轻就失去亲人的王嘉尔,也相当的于心不忍,让她不由得想要为这个颇为眼善的少年做点什么。

于是她打开自己的哔哔小子,从里面调出一堆资料,然后搜索Daniel Wang的名字。

翻了数十页,她惊喜道,“有了!有了!快来,小子!!!”

派普把王嘉尔拉起来,让他看她的哔哔小子,“你们得去芳邻镇,找这个人,资料显示,他和你哥哥有关联。应该是至少互相认识的程度。”


她指着哔哔小子上资料里的一张图片,“芳邻镇镇长,汉考克。”

王嘉尔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是一个戴着海盗船长帽子的……咦,这不是狂尸鬼吗?!

刚才还让他们还在大门外吃了不少苦头的可怕玩意儿。

“狂尸鬼?!”

派普不以为然,拿手指点点王嘉尔的额头,“这不过只是个尸鬼罢了,他们只有外貌被辐射腐蚀了,内在和普通人无异,说白了,就是被辐射毁容了的普通人类而已。”

“哦、哦,是吗……”

王嘉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谢谢你,派普小姐。请问,芳邻镇在哪里?”

“隔壁街。”

派普随意的朝南方一指,“很近的。门口还有超大的牌子。”

她说完,看向朴珍荣,“珍荣,既然回来了,就留下来吧。”

朴珍荣不露痕迹的皱了一下眉,又马上消逝了,他又露出那个常用来敷衍他人的笑意,“很抱歉,但是——我有离开的理由。”

派普挑了一下眉,王嘉尔完全看得出来这个直性子、暴脾气但也很豪爽的女汉子已经被点燃了,“你说什么?”

“我们得离开,我、和嘉尔。”

“你TM刚回来,就要走?”果不其然,派普爆了粗口,但是王嘉尔却丝毫不反感,他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个派普隐藏在怒气之下,是对朴珍荣的关心和在意。

“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抱歉。”

这似乎是珍荣最大的让步了。

派普突然就像个泄了气的皮球,火气瞬间就没了。

“你都还没叫我一声姐呢。朴珍荣,你好样的。”

她扭头就走,狠狠的摔门而去。

门被怒气冲冲关上的响声还犹在耳边,这是别人的家事他不好插嘴,但是他还是很担心珍荣,“珍荣……就这样,没关系吗?”

“没事。”

朴珍荣如此说着,又恢复了往常的扑克脸,他率先走过去,为王嘉尔打开了门,似乎是要走人的意思。

王嘉尔叹了口气,每当此时,他就看不透珍荣了。

“那我们,去芳邻镇吧。”



芳邻镇,说是在隔壁街,可他们兜兜转转个把小时,都没有找到芳邻镇的入口。

一转眼,天已经黑了,两个人无意间竟然转到了波士顿公园。

小时候波士顿公园是孩子们最向往的地方,这里有好多好吃的,好多小朋友,还有好玩的天鹅船。

王嘉尔还记得他哥哥带他来坐天鹅船时,他那无比雀跃的心情。

——可现在,却不是这个味道了。

他们只不过是在波士顿公园里转了一圈,有点兴奋的王嘉尔拉着珍荣的手跑了起来,这不大不小的动静,在他们听到公园内的天鹅湖里传来异样的声响时马上停止了。

——有什么东西,感觉还非常巨大!

朴珍荣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异样了。

伴随着隆隆的声音的是湖面上不知因什么而形成的一阵阵水波纹,片刻后一声巨响,一个巨型的怪物拔地而起。

他看上去是个人型,却足足快有两楼层那么高,他的左眼被绷带绑着,似乎受过伤,几枚枯树枝和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他一只手上带着类似巨型拳套一样的武器,另一只手上却拖着那只天鹅船。

王嘉尔惊的腿脚都不利索了,他几乎是被朴珍荣揪着领子甩出去,才堪堪躲过了眼前这个怪物的一记天鹅船的攻击。

——是个变种人。

还是一个比超级变种人更巨大的变种人。

朴珍荣蹙眉,这简直太棘手了。

他刚才为了让王嘉尔躲开飞过来的天鹅船,把他甩到了另一头,他现在没办法保护他。

而且,眼前这个变种人……他在1V1的情况下,可能都要两败俱伤。

这时,王嘉尔的哔哔小子突然弹出界面,还伴随着僵硬的电子音,“斯旺,变种人,常沉睡于天鹅湖湖底,史诗级超级变种人。” 

王嘉尔目瞪口呆,这……这TM又不是什么神奇的小精灵图鉴,怎么这个时候还给他添乱!!!

果然,斯旺听见声音,马上又拿起湖面上另外的天鹅船,朝着王嘉尔狠狠的丢过去。

日了狗。

王嘉尔此刻一个激灵,马上蹦哒起来,立刻朝着天鹅船飞来的轨迹的反方向跳过去。

朴珍荣在他侧面心惊肉跳,看到王嘉尔又侥幸躲过一次,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看到斯旺又抬起那只超大棒槌,朝王嘉尔砸了过去——


为什么不攻击我!!!

朴珍荣此刻只恨不得自己能和王嘉尔移形换位,斯旺的那一下攻击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慢动作,完全可以迅捷的躲开,可是对于王嘉尔来说却不尽然,王嘉尔现在还处于浮空的状态,他现在过去也来不及了。

王嘉尔才刚刚落地,他眼睁睁的看着朝自己砸过来的巨大棒槌,却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再侥幸躲过这一下了。

朴珍荣此刻眉毛都拧到一起去了,他拼了命朝王嘉尔的方向飞奔过去,可是他心里仍然知道,他来不及,来不及了——

嘉尔——嘉尔——

“王嘉尔!!!!”

朴珍荣完全失去了平日的样子,他大声地哀吼着,连着眼睛一并湿润了,整个人被笼罩在名为绝望的情绪之中。


“砰!”

一声震得耳朵发麻的枪声响起,随后是斯旺和他的出了一半的拳头应声而倒。

巨型棒槌在离王嘉尔非常近的距离猛地坠落了下来,他呆滞地看着倒在他面前一动不动的斯旺,回过神来,马上去寻找枪声的声源。

一个带着驼色绅士帽,身着老式长风衣的人在天鹅湖的对面,笔挺的站着。

他身形修长,面容隐藏在压低的绅士帽下,手里捏着一把经典的银色左轮枪,此刻正冒着烟,他未曾再去对斯旺进行任何补枪的动作,似乎对自己的枪法保持着相当大的自信。

他将左轮在手里熟练地转了一圈,然后收回风衣内侧。

他顿了顿、侧过头来,往王嘉尔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转身,身形隐没在浓重如墨的黑暗之中。


——幸运的人总有人撑腰。

朴珍荣莫名想起了在DOWNTOWN STORY里看到过的这句名言,他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跑去查看王嘉尔的状况。

王嘉尔还沉浸在刚才的那一系列事件里无法脱离,他颤抖着,对在他身上摸来摸去确认伤势的珍荣激动道,“珍荣,你看见没有?刚才那个神秘人?一枪!一枪啊!!!他只用了一枪,就杀了这个怪物!!!”

“看见了。”

他看见了,那个人的穿着、打扮,那个人使用的武器,那个人使枪时的游刃有余和无限自信。

无论哪一个方面,都让人感觉那个神秘人是20世纪的人,一身复古,连武器和手法也是。

——那是一把传奇式的经典左轮枪,M1873,子弹口径是11.2mm,是世人称和平缔造者。不知道经过改造没有,但至少外表上是如此。

那个人,一枪爆头,一枪打死连他都没有多少胜算的怪物。

纵使从各方面吸取了知识,对废土诸多了解的他,也他不知道那是谁,他的记忆中,没有这样的人。


他第一次痛恨自己如此的无能。

王嘉尔长吁一口气,似乎也将刚才的负面情绪一并驱散了,他看着又陷入沉思的珍荣,把温热的手放在他的脸颊,“珍荣,你又在胡思乱想了?”

脸颊上突然传来舒服怡人的体温,朴珍荣回过神来,深刻的看着王嘉尔,摇头。

这个人,还活生生的在他眼前,可真好。

王嘉尔曲起眉头,这才发现异样,他看着朴珍荣红透的眼眶,“珍荣,你怎么哭了?”

眼前的人似乎是不好意思了,他转过脸去,匆匆忙忙道,“才……没有。”


他却终于知道了。

他……他害怕失去王嘉尔。

害怕到绝望。

——那种绝望如同细密的分枝,一点一点渗透,让他感到刺骨的寒冷和痛意,就好像,他有心脏一样。

王嘉尔站起来一把把他抱紧,颇为霸气。

珍荣不愿承认哭,那就当他没有发生过吧。

他完全包容珍荣这一点说不清道不明小倔强,“好好好。”

在方才那种冰冷可怖的感情过去后,朴珍荣又第一次的,感觉到了名为安心和满足的情绪。


这种大喜大悲,他为什么,会拥有这样的感情?

他明明……

他明明……

他明明只是一个合成人,不是吗?

在他人类的皮囊之下,却是冰冷的机械身体,和随时都有可能被重新编写的程序。

朴珍荣的脑袋靠在王嘉尔身上,他看着自己张开的手,又捏紧。

他连最基本的温暖的体温,都无法给王嘉尔,他要怎么去拥抱他?






tbc


别吞我 别吞我


无名写手暴风更新


评论(1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