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珍嘉]核子世界 #05

阅前提示:

单机游戏Fallout 4 paro

ooc/剧情向/末世升级流(大概)/年龄操作/私设/不适勿入

cp: 主Jinson | all嘉 其他cp中后期上线

前文 [森]传送门





#05




“咦?珍荣快把你的人设捡起来装回去。”

“我们上吧。”(转移话题)





王嘉尔知事的不去打扰此刻尤为安静的朴珍荣,而是自行探起了路。

他沿着街道的挨个儿的搜房子,捡到了不少奇奇怪怪的东西,然后就拿给朴珍荣看。


有遗落在商店里的为数不多核子可乐、核子麦片,服装店里还称得上干净的鸭舌帽、墨镜和几件卫衣,还有便利店里满地都是却已经不值钱的战前货币。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收了不少垃圾,还捡到了几枚遗落的瓶盖。


“珍荣。你看这个,我们现在有13个瓶盖了……”

“Jackson,嘘——”

朴珍荣一只手捂住他的嘴,一只手按着王嘉尔的脑袋蹲下来,“有声音。”

珍荣的手有些冰,他这么想着,却立即噤声,顺着朴珍荣的眼光看过去,惊出了一身冷汗。


是几只狂尸鬼。


对声音尤其敏感,视力低下,循着声音就会无差别攻击的生物。

不仅仅只是外表,他们的声带也已经辐射侵蚀损坏,喉咙里只能发出如同撕纸一般刺耳的“嗞嗞”声,正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荡着。

王嘉尔低头去看哔哔小子,确认他们所在的位置,他皱起了眉,感到棘手——这是他们的必经之路。


朴珍荣也垂下眉眼,正在思索着些什么。

王嘉尔也不急,就凝视着他,等他开口。


“Jackson,我们,用冷兵器吧。”

“冷兵器?”

“嗯,就类似刀、剑、匕首那一类,不过我们目前没有——只能用这个了,”他用下巴指着自己颇为宝贝的棒球棍,“这种程度的声音,他们不会有太大反应。”

“好是好——但是我呢?”


“这里有个撬棍。”朴珍荣不知从那里掏出来一根长撬棍,递给他,“记住,一定要照着头打,实在不行,就打断他们的腿。”


王嘉尔挑眉看他,“珍荣……你从哪里弄到这个的?”

朴珍荣犹犹豫豫地,“嗯……崔尼帝塔顶楼,靠在那个桌子旁边,看着很有质感,就顺手顺过来了。”


“噗。”

王嘉尔没忍住笑,他没想到,一直以来正经、缜密、冷静得不得了珍荣,也有这一面,在他心里建立好的形象都崩了。

朴珍荣被他笑得有点不好意思,于是抽出棒球棍,“我们上吧,就4到5只的程度,Jackson,一定要小心,如果没把握,就别上。听到了吗。”


“好的,珍荣,我不会给你添更多麻烦了。”

说着王嘉尔把撬棍紧紧捏在手里,“我会为你看好背后的。”

朴珍荣闻声而动,沿着墙壁迅速跑过去,拿着棒球棍对着距离他们最近的狂尸鬼的脑袋,狠狠就是一下,伴随着一声闷响,狂尸倒在地上,血顺着喷出来,喷到朴珍荣的脸上,他似乎十分讨厌,厌恶地地抬手使劲儿擦脸,鲜红的血液被他擦成一道道印子,让他整个人看上去有非常大的反差。


王嘉尔无端产生一种感觉,觉得珍荣,不该在这里,更不该做这种事。

那个被爆掉半边脑袋的狂尸仍然没有死透,四只还在胡乱的挥舞着,忘不了攻击的本能,朴珍荣看了一眼血淋淋的棒球棍,将它在狂尸鬼褴褛的衣服上擦干净,“真是讽刺呢,明明都已经变成这副模样了,却还留着如此鲜红的血液。”


随着话音结束,狂尸鬼的挣扎也慢慢消褪下去,最终,没有了动静。

朴珍荣转过来看王嘉尔的状况,发现他并没有什么不适应的地方,便又接着观察下一只狂尸鬼的位置。

朴珍荣身手极好,仿佛是在废土有着丰富经验的人一般,总能一击爆头。


五只狂尸都倒在地上变成真正的尸体,王嘉尔紧紧捏着撬棍的手心出了薄薄一层汗,“珍荣,你真厉害呢。”

朴珍荣只是冲他笑,也没说什么,他把棒球棍收回去,气息平稳,完全不像刚刚才宰了五只狂尸的样子。


“你看,前面。到了。”

王嘉尔走到路口,抬头看去,一座巨大的金属门立在那里,门口有一座石质雕像,四周布满了哨所和炮台,穿着护甲、持着枪的巡逻兵在门口来回巡视。

看上去生气勃勃,非常安全的样子。

王嘉尔不由得心生向往。


朴珍荣看到王嘉尔的表情,不由得也勾起一抹笑。

还真是能感染他人呢,朴珍荣情不自禁的想,“Jackson,我们先去和门口的巡那几个逻兵交流一下吧。”

“好……可是,那些炮台……”

“没事,钻石城的炮台,不会攻击人类。”

说着,他拉着王嘉尔缓缓走向石像。


“什么人!”一名巡逻兵抬起枪指着他们,“你们是……?”


“你好,我们是路过的旅人,听闻钻石城是废土内最大的居民集落,我们想在这里添一点补给用品。”

朴珍荣立刻换上了另一副表情。


“你们有枪。”持着枪的士兵带着防备和试探,由上而下的打量他们。

“当然,”朴珍荣微笑看着那名巡逻兵,“在废土,不带点家伙,只有被宰的份儿。”

说着他指指那些架在哨所上的炮台,“你们那些炮台,真酷,可也真是够吓人的。”

巡逻兵听到这话,一脸骄傲,“那当然,不然我们怎么会被称为人类聚落最坚固的【堡垒】呢。”他话锋一转,又严肃起来,“话又说回来,你们两个,从哪来的?”

王嘉尔已经学乖了,每当这种套话与反套的时刻,他都选择沉默以对,然后再欣赏一下朴珍荣从容不迫的、天生的演技。


演技吗?

王嘉尔歪歪头,对自己突然冒出来的想法有些置疑,于是他又立刻打消这个念头,继续看着珍荣和巡逻兵一来一回。

“我们从北方来。”

“北方?十松庄那个方向吗?”

“是的呢,您真聪明。”

“那可真是不简单呢,掠夺者、狂尸鬼和那些辐射变异生物都没能杀死你们,还算你们有点本事。”

“能当上钻石城的巡逻兵,您也不简单。”

朴珍荣嘴上夸人于无形,不会让人觉得过度阿谀,但眼底却一片淡然,明显有些心不在焉。

他突然觉得自己,或许有些了解朴珍荣这个人了。

——珍荣想必是有些不耐的吧,但是为了进城却还要继续跟这个人周旋下去,王嘉尔如是想着,憋住笑意。

“真会说话,小子。”

巡逻兵被取悦了,他从裤腰带上抽出对讲机,“我和市长通报一下,你们稍等。”

看巡逻兵走到稍远的地方,似乎是在和上级说着什么,朴珍荣于是便转过身来,就看到王嘉尔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顿了一下,“怎、怎么了?”

王嘉尔露出一点调皮的笑,衬上他那双大眼睛,有种说不出的意味,看的朴珍荣一时间怔住了。

“珍荣,真是辛苦你了。”

“……??”

朴珍荣难道露出的疑惑的样子,王嘉尔却没接着说下去,指指大门,“门,好像要开了哦,门上的那盏灯亮了。” 

刚刚和他们对过话的巡逻兵站在门边,朝着他们挥手示意,告诉他们已经可以进去了。

大门的开启伴随一声声拉长的电子音,仿佛在告诉整个钻石城,门开了,有人进城了。


王嘉尔看着缓缓引入眼帘的钻石城,微微地惊叹了。






tbc



评论(10)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