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Jinson]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阅前提示:

天才罪犯A(钞票味)×性别认知障碍O(薄荷烟味)对应之前那条

+ Jinson only +

ooc | 不喜勿入 | 涉及 微量ABO因素


 @江临  11.05生贺,亲爱的彼尔得临临生日快乐

(因为下午到明天可能都没时间发


虽然很感谢 请大家不要再一键转载拉~~~


————————————



王嘉尔上辈子活的太栽了,甚至到了最后,他还被自己最信赖、最在乎的人所欺骗。

大概是连老天都看不过去,所以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让他再世为人。

——却依然这么穷。



他独自在一个几十坪的小单人间里惊醒过来,脑袋里混沌一片,记忆繁杂的交错,他揉着快要裂开的太阳穴,只感觉疲惫不堪。

他费力睁开眼,观察着眼前的这一切。

印入眼帘的,是一件老旧的单人间,侧面的一扇窗户倒入的阳光,就能将整个室内点亮,他稍微转过身去,挨着床边的便是一张充满了划痕的木质书桌,再过去几步路,就是洗手间了。

这不是他的家。

他明明,已经被车——

王嘉尔的脑袋又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他用手掌持续按压着脑袋,试图减缓一点痛感。

他这是……

重新活过来了吗?


他在在书桌里找到了自己的银行卡,他拿出手机,登录到银行的官网。

——就连密码设置得都和以前一模一样。

他看着账户余额上仅仅只有三位数的存款,和这个狭小的房间,无奈的叹了口气。

简直比上辈子更惨。


也罢,能活下去,终归是好事。


王嘉尔用手机定位了一下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且查了不少资料。

这个世界里的他和上辈子没多大差别,名字、外貌、性别、年龄都如出一辙,唯一一个大不同的地方就是这个世界的国家城市名字变了,板块划分也变了,他现在所处的地方是G国的首都G城,是各个肤色人种混合的超级大国,国内通用的语言多达三种,而他上辈子的母语中文、第一语言英语还有大学的专业韩语竟然都能使用。

实在是太便利了。

只是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他亲爱的弟弟……Bambam。

他从抽屉里翻出户籍本。

他看着户籍上自己孤零零的名字和后面无数张空落落地的纸,有些失落。

大概……是什么平行世界吧。

想到存折余额上那少的可怕的数字,无奈的用手机打开app,登录了招聘网站,开始寻思自己能做的事。

上辈子的自己,除开数学学科,学习成绩是相当不错的。

而现在的他最能简单入手的也就是当家庭教师了吧……教大学以下的孩子一点外语什么的,还是足够的。

想罢,他把自己的信息录入网站,然后等待音讯。

令人意外的是,下午就传来了不少邀请面试的消息,他滑动屏幕,选择了一个把要求写的相当细致,薪资开的也非常丰厚的聘方,点下了接受面试的按钮。



王嘉尔第一次当家教,就是这种感觉超有钱的人家。

二层的复式楼装修得简约却非常有层次感,大气而内敛,整个透露出房主十分高级的审美观,干净整洁、一尘不染,叫人有种无所遁形之感,令他有些却步。

主人家……人家会不会瞧不起自己?

王嘉尔带着忐忑的心情被管家引向了二楼,“王老师……这里是书房,请进。” 

“哦…好、好的,谢谢。”

他收回四处打量的目光,凝了凝神。

——要开始认真工作了。


“少爷,王老师到了。”

管家轻轻敲门,缓了片刻后将门推开,巨大的落地窗洒落了一室的阳光,此时全部倾投在坐在书桌旁少年身上,他光泽的发丝在阳光下尤为黑亮,侧脸挺拔但尚且稚嫩的弧度此刻全部收入他的眼中。

王嘉尔的眼神凝滞了。

“哥哥你好,我叫朴珍荣。”

这似曾相识的嗓音,这熟悉的咬字方式,这他曾用眼睛细细描摹过无数次的五官……

温和礼貌的表象下透露出的疏离和冷漠,止于表面的礼貌客气里深藏着一颗冰冷的心。

王嘉尔不可置信般地睁大眼睛仔细地看他。

眼前这个衣着体面,眉目间皮肤里透着青春的光泽的不正是那个害他不浅的混蛋吗?

——只不过比起上辈子小了几号,估计也才十四、十五岁的样子。


王嘉尔不动声色地冲他硬挤出一个笑,过往的回忆如同走马灯一般在脑海里一篇篇翻过过,惹得他眉头越皱越紧。

要不是他……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

渐渐的他脸上浮现出厌倦和疲惫的表情,随后又缓缓地被掩饰掉。

行啊,又让我碰到他。

真是死了一回都躲不掉。


“老师?”

熟悉的声线尚还稚嫩,带着一股软糯的味道。

王嘉尔回过神来,“我们……珍荣,还在读初中吗?”

他带着自己都压制不住的咬牙切齿,嘴角的肌肉颤抖着,努力不失掉那一丝僵硬的笑意。

朴珍荣沉默的凝视眼前的人,黝黑的瞳仁里看不出任何情绪,但他的视线牢牢的锁住王嘉尔,竟不像是个孩子初见陌生人时该有的样子。

王嘉尔这厮却未曾察觉不妥,只想着怎么才能在上辈子的仇人、这辈子的老板面前维持冷静。

这损人玩意儿上辈子有钱,这辈子他妈的更有钱。

老天爷是嫌他不够惨才特意让他重活一次,顺便再把这过着神仙生活的小兔崽子放在他面前,好气死他吗?


“老师,我马上就十五岁了。”

朴珍荣看着他,听上去莫名的郑重,好像话里有什么重要的隐含义一样。

“是吗,那可算是个大人了啊。”

王嘉尔心不在焉的接着话。


“老师,我可以叫你嘉嘉老师吗?”

王嘉尔听到这里整个人一怔。

这是着了什么魔……连称呼都要叫的和以前的他一模一样吗?

他听着这个昵称心头就硌应的慌,不假思索的摇头拒绝,“不行!啊……我是说,不如我们还是换一个吧?叫我……Jackson老师?”


 “Jackson?森尼老师……”

孩子黑漆漆的瞳孔里没有波动,但他却从中看出了一丝撒娇和执拗的意味。

也罢。

眼前的这个朴珍荣是这个世界的朴珍荣,上辈子的朴珍荣是上辈子的,他怎么能混为一谈……

实在对眼前这还是个孩子、什么都还是未知的朴珍荣太不公平。


“好,我们从哪里讲起?”

“我想从……高中英语开始。可以吗,森尼老师?”


这个世界的朴珍荣也是个天才,初中的年纪,已经学到了高中的课程,教他的内容更是一点就通,根本不用再讲解第二遍。

天生英才。

他叹息,又忍不住暗生嫉妒的情愫。

为什么……为什么他就可以两世都能过的如此的轻松,什么都不用愁,天生聪明、天赐良貌、天生富有。

而自己呢……上辈子被他所迷惑,凄惨地死于车祸,再世为人,却依然一贫如洗。

真的……真的太不公平了。

王嘉尔睫毛微微颤动,却仍然强迫自己压下那无休止的负面情绪。


90分钟的课程结束,王嘉尔站起身准备离开。

“森尼老师……很期待下次见面。”

少年朴珍荣的眸子犹如黑洞一般深不可测,直直地盯着他,如同带着不可抗拒的引力,恐将人深深吸入,背后无端端生出阵阵寒意,冰凉彻骨。

“再、再见哦。”

明明只是少年,却如此深沉、难以看透。

王嘉尔一边跟随者管家的脚步,一边对自己陡升的怯意感到莫名其妙。


“王老师,虽然有所冒犯,我还是想提醒您一声,您身上有比较浓重的烟味。”

朴家的管家面色冷淡地说道,明明是没有感情、没有起伏的语句,却说得令他顿生惭愧之心。

有烟味?

他可是从来都不抽烟的,因为那样会减少他来之不易宝贵的寿命。


况且他是个Beta,身上应该是不会有味道的,烟味……难道是路上在哪里沾染了他人的气息?

王嘉尔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下次会注意的。”

“不必如此,王老师,我只是好意的提醒。也希望您多注意身体健康。”

“谢谢…谢谢您。”


直到走出了大宅子的范围,他紧绷的情绪才得以放松。

无论是那个空旷清冷的宅子、还是管家毫无感情的面容和机械的语调,亦或者是朴珍荣这个人存在的本身,都让他倍感窒息和违和。

就好像这一切,都是生生放在他面前的场景,看上去似乎是真实的却充满了刻意感,让他一瞬间仿佛置身于虚幻之中。

实在是太奇怪了。

他拼命摇摇头,试图把这些无端的情绪甩到脑后,向着自家走去。

王嘉尔打开手机,发现手机里除了刚刚联系的朴珍荣家,通讯录里竟然空无一人。

他苦涩的扯着嘴角,锁上了电子屏,这辈子,他竟然连个朋友都没有。

王嘉尔从今天日结的工资里抽出一张来,准备下楼去买点日用品。

他掏出钱包,看到一张学生证。


姓名:王嘉尔  性别:男    年龄:20岁

院系:21XX级外语学院英文系

他惊了一下,把学生证抽出来翻了个面,G城第一大学。

和当初上的学校完全不同,而且自己倒是年轻了五岁。

——这应该算是好事吧?


-


王嘉尔终于从自己的床底找到了自己这学期的教材,封皮上蒙着一层灰,翻开来却还是崭新的。

他坐在椅子上歇了口气,登陆学校的官网查询自己本学期的课程。

“嗯……大三,每个星期只有三天有课。这周的课程是……英语、历史、文学。”

把书整入书包后,王嘉尔出门上课了。


王嘉尔拿着手机导航,走到了教室门口,此刻正上着文学课,他偷偷摸摸的从后门摸进去,然后拿出书本,开始记课堂笔记。

既然重获了一辈子,就要更努力才行。

一个半小时的的大课结束,老师布置完作业便走人了。

他把东西都丢进书包里,然后向图书馆走去。

正下课,但去图书馆的人却不多,他从林间小道走出去,迎面走来了一个人,他惊讶的睁大了双眼,仔仔细细地看着那个错身而过的人。


“嘿!你是——Bam?Bamm!!”

Bambam听到呼喊的声音,先是一僵,然后匆忙把手放进口袋努力让自己自然一些。

他一时间无所适从——眼前喊住他的人似乎忘了避讳,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牢牢的盯着他,仿佛下一秒就有什么重要的话要破蛹而出。

Bambam看着王嘉尔,脸上的表情尤为复杂,他细细描摹着眼前人的眉眼,敛去目光里欣喜若狂,他蹙眉隐忍着,终是选择了缄口不言。

被情绪所控的王嘉尔,丝毫没有感受到眼前人的一系列微表情。

他只看到这个人,眼前的这个人,是他的弟弟,和他上辈子的弟弟长得分毫不差,眼睛、鼻子、嘴唇、就连漂染过的蓝灰色头发、常戴的浅色美瞳都如出一辙,他一时间快要按耐不住上去拥抱他的冲动。


Bambam犹豫了一下,“Emmm...Excuse me?” 

王嘉尔因为他熟悉不已的嗓音和语气激动了起来,但是听到这句话又仿佛被泼了一盆冷水,瞬间萎靡。

他……不认识自己。

“Sorry,只是……你很像我的一个熟人罢了。不好意思……对不起。”

“没关系。”

王嘉尔难受的低垂着头迈开脚步,没有看到Bambam带着哀愁和悲伤看向他的目光。


王嘉尔失落的跑到马路边的木制长椅上坐着。

这个也许是这个世界的Bambam,可是……却不是他认识的那个Bambam,他所认识的那个,他看着从小长到大的孩子。

毕竟——这里不是他原来的那个世界。

他怎么总是这么天真呢。


这头的Bambam目送王嘉尔离开,转身就接了一个电话。

“怎么样?”

电话里传来磁性却年少的声音。

“他……没有发现。”

“嗯,以后没有重要的事,你就不要来了。”

说罢,那人单方面切断电话。

Bambam看着漆黑的屏幕,眉眼慢慢地下坠,缓缓露出一个悲痛欲绝的表情。

连让他们见面说话的耐心都欠奉,那个人的掌控欲实在太过可怕。

他如鲠在喉,将徐徐上涌的眼泪和情绪压制下去,操作了一下手机,一道奇异的光束凭空落下,他转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街道,走进光芒之中,消失在原地。


-


王嘉尔家教的工作循序渐进着,得益于朴珍荣的聪明过人,一切都非常顺利,朴珍荣用了八节课学完了高中一年级的英语。

这天他如常来上课,刚进门,就察觉到一股异样的气息。

管家见他来了,带着点歉意,“不好意思,王老师,今天小少爷心情有点不好。”

说着,他看了一眼桌边准备好的甜点,第一次露出笑容,“我去他可能会更烦,小少爷很听您的话,王老师,麻烦您把这些带上去,顺便哄哄他,好吗?”

王嘉尔了然,冲着管家点点头。

这管家平常看上去冷漠疏离,对自己少爷倒是如此的关心……还挺有人情味的嘛。

转念一想,少年朴珍荣平常总是一副扑克脸,看上去稳的不行,竟然还有闹脾气的时候?他失笑,是了,毕竟初三刚毕业,看上去再怎么早熟,也仍然是个孩子啊。

他拿起桌上放着甜点和热茶的餐盘,上了二楼。


“进来。”

王嘉尔敲门后得到了回应,于是推门而入。

书房里的景象不似以往整洁,满地的废纸团,笔和书本被丢得到处都是。

看来是发过脾气了。

朴珍荣看到是他进来了,怔了一下,“今天……要上课吗?”

他难得露出迷糊的表情,“对不起,这么乱。”

“没关系,怎么了珍荣?不开心吗?”

王嘉尔此刻脸上的表情称得上是温柔,朴珍荣仰头去看他,感觉自己就要溺死在那一双闪亮且充满关怀的眼睛里。

他一时失了神,抬起手搂住王嘉尔的后颈,凑到他唇边,落下一个吻。

情不自已,情难自禁。


王嘉尔一瞬间恍惚了,这是一个点到即止的亲吻,带着试探、带着小心翼翼和羞怯,这是一个情窦初开少年的吻,却让他无端尝出了痛心疾首的味道。

他眼睫微颤,一时间不知所措。

是朴珍荣在亲他,是哪个朴珍荣在亲他?是这个尚且年幼、不知世的朴珍荣,还是那个冷漠自私的朴珍荣……?

青涩,却又不乏渴望,王嘉尔瞬间又被拉入了他混乱的记忆之中。

“我在写一封情书……”

朴珍荣总冻结的脸此刻冰消雪融,也将王嘉尔从混乱的状态中唤醒,他似有似无的看王嘉尔的反应,“却怎么都写不好……”


王嘉尔瞬间清醒了。

有什么就要呼之欲出,无论是少年的表情,少年话语里透露出的信息,还是刚才那个毫不拐弯的表达。


“不行!”

王嘉尔带着自己都没察觉的抵触,声正辞严。

听到这一声堪称严厉的拒绝,朴珍荣脸上的表情如临世界末日。

王嘉尔被他那悲痛欲绝的表情点醒了,他立刻发现自己反应过激,“不是……珍荣,对不起,我……我只是……”

我只是……联想到上辈子的那个朴珍荣罢了,并没有想过要伤害你。

“我不是要拒绝……”

不是什么?

他其实是应该拒绝他的。

他才十五岁,而自己都快二十一了。

不对。

他为什么要考虑他们的可能性?

他拒绝他,是没错的。


可是为什么……他看到少年那样的表情,那么的心痛呢。

少年望着他,眼眸如同湖水波光粼粼,仿佛下一秒,就要倾泻而出。

王嘉尔也望着他,却不敢有丝毫回应,他害怕自己一步错,步步错。

“森尼老师,森尼……你不能这么对我。”

语气里是往常没有的炽热,他一步一步地踱过来,每一步,都让他的眼前更暗一点,每一步,都在动摇他不甚坚定的意志。

“我第一次……因为一个人这么……难以自控”

少年兀自表着白,连声音都是颤抖的,他走过来,走到站在书桌旁的王嘉尔旁边,目光如炬。

十五岁的少年,比王嘉尔生生矮一个头,可是在气势上,王嘉尔已经输了。


为什么……为什么他无法抗拒这个人?

上辈子也是,这辈子……也是吗?

就算他明知如此是错的。

“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明天才是上课的日子,我想在那之前,把情书写好……”

“言语匮乏……我想或许用书本中的溢美的文字向你表达会更好——”

朴珍荣微微踮起脚,抬起手抚摸着他的脸,侧过头去嗅到他颈项间的味道。

“森尼……你身上,有一股薄荷烟草的气味。”

说着他又转过头凑近他的嘴唇。

王嘉尔皱着眉头,却无法抵抗他的靠近。


“森尼……”

我为你混乱如斯。

他说着,“因为你……我连日子都能过糊涂,一点都不像自己了。”

“但是,我已经不用再写了。”少年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看上去自得而又蛊惑,“已经没有那个必要了,因为……你说你不是要拒绝我。”

“叫老师。”

“森尼老师……”

朴珍荣抱着他,眼里汹涌的情绪像一个浑沌的漩涡,翻涌沉淀,深不见底。

王嘉尔只能任他抱着,无法轻言接受,更无法拒绝。


-


送走了王嘉尔,并约好了下次上课的时间,15岁模样的朴珍荣才安下心来。

他从荷包里掏出一个遥控器,将上面的“自动模式”调成“手动模式”,此时,一楼正在厨房准备饭菜的管家,院子里正在浇花的女佣,门口尾巴摇得正欢的狗,全都如同熄火一般停止了行动。

过了一会儿,明亮的室内也暗了下去。

朴珍荣在沙发上仰着头,轻阖双目。

他的嘉嘉……是那个生气蓬勃的嘉嘉,是那个他光靠近,就快要不能自已的……

他刚才无法拒绝自己,怎么看他都对自己还有感情,无论是对现在的自己——还是那个世界的自己。

仿佛被接受,那一瞬间的悸动就恍若他们的初遇,无论体验多少次,都还是那么美好。

他终于勾起嘴角,扬起一抹笑。

嘉嘉,还是会成为他的。


-


高情商的人往往如同温水,即使靠近,也不会被烫伤,反而会感到舒适。

温柔的人,才是真正懂得拿捏感情的人。

他们能给每一个人舒服的相处模式,他们只给你看到他们想要你看到的,内心仍能冷静理智的分析判断着。

他们在某些时刻是绝对理性、几乎无情的。

可是再理智再冷静的人也有被感情左右的时候。

于朴珍荣,王嘉尔就是那瓶毒药,搅得他冰冷寂静的内心一阵又一阵的激荡,漾起一圈圈涟漪。

可是与此同时,他也是唯一的解药,不服用就如同慢性病一般,日复一日的痛苦着、煎熬着、心头有一团火愈演愈烈,魂牵梦萦,少用一日,便如同病入膏肓,难得其解。


他一辈子看上去都顺风顺雨,书香世家,模范父母,精英教育,身边围绕着各种各样的人,可他们一个个都带着一层面具,无一不有所图。

日益对所谓的友情失望,终日在家人的压迫之下的他觉得一切都毫无乐趣,他渐起逆反之心。

他生存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他到底,为了什么而活着?

在这个冷漠无情的世界,如果他做一个叛逆者……又会怎样?

世界——仍不会给他任何回答。

他天生英材,那么便物尽其用罢,他究竟能对这个世界,造成多大的波动呢。

他有很多身份,最出名的便是黑客身份的“Junior”

他用这个名字给全世界的网络安全找了无数麻烦,编写病毒程序,看着某些大国因此损失数亿,攻陷他国的安全局,并在繁杂的程序里留下他最喜欢的小说里的一句话,数万次修改他人的身份和罪例,放走了监狱里无数高智商犯罪分子和正文治犯。

“GOD J”——成为了无数黑客和犯罪者的榜样。

他改了几百遍自己的身份,仍然逍遥法外。


只有在王嘉尔面前,他才是那个真实的、赤裸裸的朴珍荣,他……就是唯一的。

他们在陌生的地点无端的相遇,无意的邂逅,不小心撞到他的王嘉尔诚心的歉意和爽朗的笑容,互相不知道身份背景却仍然能热情的邀请,王嘉尔毫无顾忌的称他为“朋友”。

短信没回他时他会用表情刷屏,长时间没联系他他会因此生气,言语间带着可爱的撒娇,开玩笑时全世界好像都因为他而变的明亮了。

宽阔得像海洋,炫目如火焰,令他也为之燃烧,无法挪开一寸目光。

他终于体会到了,存在的意义。

他终于知道了,活着是多么美好。

活着,就是为了遇见他,不是吗。


后来的故事很俗套。

也许是他做了太多太多的坏事,恶有恶报。

王嘉尔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和他大吵了一架。

是啊,谁又能忍受一个杀人于无形之中的罪犯呢?

他每每思及那一刻,都懊悔的浑身颤抖,如果……如果他拉住了摔门而去的他,是不是一切又会不一样呢?


他看着被抢救回来的嘉嘉,明明仍然呼吸着,却毫无生气的躺在病床上,似乎是永远不愿再醒来,他开始感受到绝望,他这双被称为价值亿万的“GOD J”的双手,连最爱的人都留不住。

失去了王嘉尔的世界似乎也失掉他所有的意义。

既然如此,那他用他最擅长的,再创造一个世界吧。

创造一个用脑电波就能链接的网络世界,将它写成游戏,登入的人将被洗去部分记忆,只能在那边过一辈子。

牺牲多少人他都不在乎。

有王嘉尔的世界,才是他的全世界。



-


Bambam例行的走进那件不允许任何外人进入的房间,叮嘱号门口的保镖之后,关紧了门。

“哥……我又来看你了。你今天……感觉好点没?”

“嘉尔哥……我今天在游戏里见到你了,生龙活虎的样子,就像从前那样……真的,太好了。”

说着,他转向黑发的人,“珍荣哥,今天游戏用户量过亿了呢。很多生活不如意的人想要在这个游戏里逃避现实,都不愿意登出游戏了……公司盈余数字越来越大,钱、钱多到用不完……”

“哥,嘉尔哥,你不是最喜欢钞票的味道了吗……你快醒来看看…我们的账户里都快九位数啦……你为什么不睁开眼看看……”

曾经在王嘉尔无微不至保护下的小孩,此刻已趋于成熟的大人,眉眼都已褪去了稚气,只是此刻整个人都透露着脆弱。

他泣不成声,“哥……嘉尔哥,我好想你……” 

Bambam捂着脸,对着房间里的那张巨大的床。

床上躺着两个人,黑发的男人的手里紧紧攥着棕发男人的手,棕发的男人消瘦得不成人形,过长的头发搭在脸颊,看上去是很长时间没有修剪过了。


他的床头柜上放着一份摊开的诊断书,诊断书被捏的皱皱的,上有不少被水浸湿后又干掉的痕迹,上面赫然写着——姓名:王嘉尔  年龄:26  性别:男  诊断报告:经抢救,生命体征已基本稳定,但长此以往身体器官等会逐渐衰竭,大脑尚健康。  诊断结果:持续性植物状态(PVS)

围绕在两人的身边是一堆冰冷的电子仪器,两个人的呼吸缓慢且微弱,仿佛快要消失殆尽,但交叠的双手却始终牢牢的紧握着,就如同世界末日将要来临前那般。




END





  • 一点废话吧:

  • 1 嘉嘉第一次遇见荣荣会跟他搭话是因为他身上有钞票的味道(荣荣的信息素味道)

  • 2 嘉嘉一直认为自己是Beta,并且对他人的ABO性别没有概念

  • 3 斑斑被珍荣托付运营这个游戏,可以自由来去两个世界

  • 4 珍荣在游戏里改小了自己的年龄,是为了让嘉嘉对他心软

  • 5 PVS的诊断书我是乱写的,医学知识非常欠缺的我……

  • 6 不知道大家看懂没……

  • 7 请不要一键转载!非常感谢!!!



评论(17)
热度(2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