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Quartet. 04[END]





ooc/勿上升

前文 [森]传送门

ps微量宜→珍


 #4  简单而执着。


18


王嘉尔看着在厨卫里忙进忙出的身影,一时间失了神。

珍荣的那个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他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无意……的吗?

那种情况……

会是无意的吗?


王嘉尔陷入那个看似意外的漩涡之中,忘了顾忌,呆呆的盯着朴珍荣,陷入自己的思愁之中。

细腻如朴珍荣怎么会没察觉。

可他状若罔闻,只是忙着自己手里的事儿,貌似一点也没察觉到王嘉尔的情况。


这些天下来,朴珍荣对自己似乎冷淡了一些。

他明明仍然用功的读书,做着一名优等生。

偶尔斥责一下不认真学习的自己,如常的和马克哥还有在范哥聊天,每天为大家准备好三餐。


可就是,有什么不对劲了。

珍荣……珍荣分明应该,更加地,更加地亲近自己。

他为什么可以在那一个亲吻以后,神色如常的对待自己,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呢?


日夜为之所困,是怎么样的一种情绪呢。

他终于体会到。

王嘉尔有过很多暗恋、很多次告白,但都不及这一次汹涌。

暧昧的绮思持续在心头,萦绕着、纠缠着,稍稍一不凝神,就可能冲昏了脑袋,整个人都无法从朴珍荣的身上挪开注意力。

大概是那一次不经意的亲吻,太过深刻以至于每每回忆都日益甘甜,让他难以自拔。

可更让他深陷其中的却不仅仅只是那个吻,更多的是朴珍荣捉摸不透的态度。

他从未正视过自己这个朋友,不,应该说他从未想过用别的角度去看自己这个朋友。


比如,从性的方面。

珍荣一直都总有俊朗的外貌,不似部分人帅的线条冷硬,锋芒毕露叫人不敢直视,他更属于那种让人看了如舒服地沐春风,赏心悦目,让人无故的想要接近。

一双明眸如同朗月,深邃、熠熠生辉,像一涓细流。

他的嘴唇生的丰厚,唇形优美,此类多为深情之人。


想咬他的嘴唇。

看上去明明是一股子禁欲的气质,却意外的性感。

王嘉尔想。

尔后,又对自己产生这样的想法感到不齿。


有什么在无形之中发酵,慢慢的变了味道。

他发现朴珍荣的温柔其实非常有限。

对陌生人会有非常疏离的礼貌,对待真正的朋友很珍惜但会时而暴躁,但对他——却在温柔和耐心之余更是多了几分宠溺。

他有时虽然迟钝,但却是个相当敏感的人。

习惯了珍荣温柔的他,误以为珍荣本身就对待每个人都是如此。

珍荣对他,是特别的。

发现了这点的自己,内心莫名的躁动了起来。

他思忖着、挣扎着。

他……应该是喜欢珍荣的。

一瞬间,豁然开朗。

什么烦恼、什么纠结,果然都不适合他。

他只需要……只需要一个答案,就好。




19


段宜恩默默地看着那个人。

那个人一边很好地掩饰自己,一边注意着另外一个人的一举一动。

他当然知道。

朴珍荣的心思。

他善于观察,更善于隐藏。

他喜欢朴珍荣,所以他观察朴珍荣。

他观察朴珍荣,所以……他知道,朴珍荣心里只有一个人。

他和他,像同类。

朴珍荣长久以来想要得到的东西此刻有可能被他人所抢走,所以他使用了一些手段和套路。

他能理解,朴珍荣不愿失去,他也从未想过戳破。

如果……他有那种机会,也许他也会那么做。


他能感受得到,嘎嘎的变化。

他从来把王嘉尔看作弟弟,甚至如同亲弟弟。

他疼他的这个弟弟疼了这么多年,怎么又会不懂自家弟弟的心思呢,简单、直接、一看就懂;善良、敏感、不擅长撒谎,从来不会掩藏自己的心思。

他不知道最近自己打工的这段时间,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嘎嘎探寻的目光已经从那个林在范的身上,转移到了朴珍荣的身上。

他从不奢求和朴珍荣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可……他也难免会伤心。

然而故事发展到这里,已经处于转折点了,他的故事,也许已经是下一个章节了。

段宜恩在从来都不属于他的房间里,收拾着行李。

冗长的冬假快要结束了。

他们大学要开学了。

他,也该离开了。



20

林在范最近开始在全国各地巡演。

他在酒吧唱歌的视频被某位粉丝发到了微博,被大量路人粉转发,开始变得颇有名气。

陆续有公司来找他签约。

朴珍荣身为林在范的好友,自然是帮他过目了不少公司给出的条件。

“在范哥,你想成为明星吗。”

林在范看着朴珍荣,思忖了片刻,神情真挚。

“成为歌手,一直都是我的梦想。”

朴珍荣颌首,“那你可要珍惜这次机会了,毕竟,你年纪也不算轻了。”

说着,他从那一堆合约中抽出一份。

“这家,明显是研究过你的视频的,对你的形象和定位有很好的把控,并且承诺给你自己最大限度的发挥空间,资源给的不少,而且——”

他不露痕迹地看了一眼王嘉尔房间的方向,“把你未来的路设计非常合理。他给你把未来五年该做的事,都规划好了。”


林在范蹙着眉头,蓦然一笑。

“五年吗。”

他似乎在纠结些什么,但随后拿起朴珍荣手里的那份仔细阅读,然后抽出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林在范收好合约,走回自己的房间。

不到五分钟,林在范从房间里从出来,反背着他那把心爱的吉他,手里提着一个旅行包。

他拍了拍朴珍荣的肩,认真道,“照顾好嘉尔。”

朴珍荣点头。

“我走了,再见。替我……替我向嘉尔道个别。”

说着,他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


再见。

朴珍荣在心里说着。



21


王嘉尔贪玩,贪心,更是不知足。

就像个未长大孩子那样。

朴珍荣明知如此,却还是长年累月的惯着他,然后再一口气收回他那些好,冷眼看着王嘉尔无所适从、自我挣扎、期期艾艾,满脑子都是关于他的事,静待他慢慢踏入他的掌心,没有再分心的余地。

早已种下种子的他,终有能收获的那一天。

要不是无端地多了两个不安定因素,使得一向推崇细水长流的他也不由得急了起来,冒险了一次。

可是,幸好。

一个对手虽然了解自己,但心思尚浅,还处于萌动时期,未能及时察觉,而另一个则是心思在自己这里,根本算不得对手。

他太了解他心爱的嘉嘉,更是了解他那潜在的对手。

所以他不会输。


他要的从来都很简单。

他要王嘉尔全心全意的、主动地靠近他,他要听到王嘉尔发自真心地,亲口对他说那几个字。


所幸,他等到了。

那也许是他人生里,最初的,最美好的秋天。

下课后王嘉尔急急忙忙的冲过来,拉着他走到两个人初识的地方。

只有两个人。

身边是一片片红的磅礴的枫树林,此刻,衬得朴珍荣愈发的好看。

王嘉尔面带羞赧,用牙齿反复研磨着下唇,一遍又一遍,明明熟悉不已的人就在眼前,要说的话此刻却难以说出口。

他地目光闪烁,失去了直视多年好友的勇气,握着他的手的手心出了薄薄一层汗,最终鼓起了勇气。

“珍荣……”

“我……”

“我……我……真的……喜欢你!!”

一鼓作气说完这些话的人憋着一口大气,捏着他的手微微颤抖着、无一不透露着他紧绷的情绪。


朴珍荣心里就如同被打开了一扇门,通往极乐之地,那里泉水叮咚,鸟语花香,还有一人笑着回眸相望。

他仔细地凝视着王嘉尔因为紧张而被咬得嫣红的嘴唇,微微低头凑了过去。

他忍过了冗杂的岁月,忍过了几轮春夏秋冬。

他悉心栽种,独自守望着未知的收获日。

时至今日,他眼里心里唯一的一人,终于是对他说出了他最想听到的那句话。

终于,得其所盼。




END

完结啦!!撒fafa~~~谁还记得这篇~~~~

会不会很仓促……但这其实就是想要的结局

之前说会有范二番外,emmm但是我会拖的……哈哈哈


评论(12)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