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Jinson]再坐一小会儿吧

提前送给秋男荣荣。

一篇短小的生贺……不成敬意。

随便看看罢。




秋意渐浓。

带着些许凉意的秋风夹着绵柔的细雨席卷了这个高楼林立的城市,时常阴沉昏暗的天空叫人无端心生孤独与惆怅。

王嘉尔独自行走在这座森林一样的城市里,只感到寂寞加身。

半个小时前约好的球局被爽约了,好朋友带着歉意的向他说明是要和女朋友去约会,他佯装生气的说了他一顿,也只能作罢。


挂了电话后,没由来心里空落落的,他漫无目的沿着街边走,最终压低帽子,走进了这家星巴克。

点了一杯冰美式,在服务员喊了三声才从放空的情绪中抽离一点的他匆匆接下咖啡,在服务员毫无感情的“您久等了”之中,随意的找了个窗户的位置坐下了。

坐下后的王嘉尔,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活在一个梦境之中,有种自己完全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抽离之感。

他愣愣的看着窗外的人来人往,车水马龙,茫然若失。


“欢迎光临。”

服务员机械的喊着,门被打开,走进来了一个人,他穿着褐色的长风衣,提着看上去略微沉重的包。


在点单台忙完的朴珍荣环顾四周,发现单独的位置几乎已经没有了,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占据着一隅,蜷缩在角落里,散发着拒绝他人的气场。

如同这个日益疏离的世界。


朴珍荣苦笑了一下,感到棘手。

他注意到靠窗的位置坐着一个少年,咬着吸管看着窗外,神情中还饱含着未完全沾染世俗的稚气,神情中的落寞毫不掩饰,仿佛受了伤的小孩,等着人去安慰拥抱。


朴珍荣接过服务员递来热气腾腾的美式,犹豫了一下,还是向那个位置走过去。

“不好意思,这里有人吗?”

正在分神的王嘉尔注意到似乎有人在和他说话,迟钝的看着来人,微连忙摆手,“唔……没人的。你坐吧。”


他……从来都只是一个人。


朴珍荣带着歉意的微笑,坐在王嘉尔对面,“打扰了。”

随后从公文包里拿出笔记本电脑,开始办公。

王嘉尔但是托着腮帮子发呆,然后目光无意识的移到对面的男人脸上。

显然是个好看的人。

眉眼如泼墨般深沉,五官精致,穿着打扮大方而得体,严肃且认真的神情为他温润的气质更凭添几分强势。

朴珍荣的目光聚焦在笔记本电脑上,电子显示屏在他脸上反射出冷色调的光,他分出一只手拿起纸质的杯子,侧过头缓慢的饮了一口,看上去心无旁骛的样子。

王嘉尔呆呆的看着,完全忘记了避讳。

在旁人看来,一定会认为他们是相互认识的关系。


朴珍荣微微转了转脑袋,他其实是个很敏感的人,而男孩投向他的目光实在难以忽视,神奇的是,习惯他人注视的他——着实感到坐立难安。

于是他小心地把目光投向坐在他对面,毫不避讳凝视着他的男孩,带着点尴尬,“那个……请问,我脸上是有什么脏东西吗?”

男孩在他脸上放空的表情一下子顿住了,尔后如同骤然回神一般,他拼命摇头,连着手也一起大幅度摆动起来,似乎是怕他误会,语气也非常的急促,“没、没没有——我只是……我只是……”

觉得你太好了所以……

可他怎么又说的出口。

王嘉尔的脸憋红了。

朴珍荣愣了一下,觉得眼前这个不懂掩饰,直来直去的男孩一点也不惹人讨厌,还意外的,非常有意思。

他不由自主的勾起嘴角,短促的笑了一声,“不要急,慢慢说。”

“唔……就是,我……”

朴珍荣能感觉到他并不太想解释清楚这件事,于是体贴的说道,“怎样都好。”

王嘉尔发现这个陌生人的善解人意和体贴,他挠了挠脑袋,“谢谢你,我就是…在想事情。”

“烦恼吗?”

朴珍荣手头的事似乎告一段落,他弯着眼冲他露出微笑,“我也曾有过这种时期。”

此刻印入王嘉尔瞳孔里的人,在笑。

恰如其分的温暖、带着礼貌的平和、使人宁静的气质。

美好的脸孔更为他静水流深的气质增色三分,谈笑之间,生生叫人感叹岁月静好。

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而年少仍稚嫩的王嘉尔却不知所措,他是个直性子,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压抑不住内心想要说的话。

“你……你好。我、我叫王嘉尔。”

朴珍荣大概是因为少年突如其来的勇气而小小的震惊了一下,他睁大眼睛又快速地缓和过来,“王…嘉尔吗,你好。嗯,我叫朴珍荣。”

换做平常他是不会这样的,大概,只会给搭讪者一个疏离的微笑,然后转身离开吧。

——不过,现在哪里又有那么多敢于冒险的人了呢?

人总是越活着,越胆小。越活着,越畏缩,总爱自作聪明的活在自己划出的安全界限之内。


朴珍荣把工作内容保存好,然后合上笔记本,塞进包中。

王嘉尔看着他这一系列动作,有些惊慌,“那、那个……你要走了吗?”

朴珍荣迟疑地点了点头。

“嗯、嗯。”

“是要去上、上班吗?”

也对。

他看上去就是一个很有责任心成功人士的样子,肯定也有一份安定的、收入丰厚的、能证明自己价值的工作。

不像他,还是个穷学生,却在这里烦恼着自己为什么孤零零的一个人。

简直,太傻了。

王嘉尔失落的点头。

朴珍荣当然能感觉到少年显而易见的情绪。

这个少年低垂的眉眼,沮丧的神情,连嘴角好看的弧度都沉了下去,和刚才眼睛里亮晶晶放着光的样子,截然不同。

是个诚实、可爱、却不擅长掩饰自己的好孩子。

不像他家的那个弟弟,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耳朵上戴着造型生硬尖锐的耳饰,穿着打扮浮夸且花俏,让他看了只有皱眉头和啧嘴的念头。

眼前的少年显然合他眼的多。

符合年龄的稚气,饱含青春期的思愁,在最好的年纪烦恼着最珍贵的东西。

朴珍荣希望能让这个少年,保持他最美好的的东西,不要被世俗所磨灭。

于是他露出微笑,遣词用句适度且温润,轻声细语却蕴含着奇妙的力量,


“那不如,我们再坐一会儿吧。”


看着朴珍荣的模样,王嘉尔想起书中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段话。

越是温柔的人,越难驯服。

他们心底倘若有一片接纳他人的海洋,就一定也有一片不动如山的方寸之地,他们不无端温柔,他们的温柔弥足珍贵。


该是如此了。


他点头道,“当然好。”





end


其他 [森]传送门

评论(1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