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晦瞑守望者Ⅴ.עשר שנים

晦瞑守望者 Ⅴ 十年


OOC/AU/勿上升/中二

前文  Ⅰ          

其他 [森]传送门


——————


Ⅴ——עשר שנים (十年



段宜恩在的小时候差点死掉。

作为赫赫有名的猎魔人大世家的独子,他从小就肩负着过重的压力,于是年幼而不堪忍受的他,独自一人跑去寻找传说中有很多可爱小精灵的花树海。

花树海——是只有心灵纯洁的生物才能去的地方,据说那里能让人忘却烦恼,只有纯粹的快乐。

段宜恩走到传闻里的地方的时候已经入夜了。

事后他自己回想了半天,却还是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找到那条通往花树海的道路的,只知道,当他走到那条漆黑的道路的尽头的时候,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新的世界。

几棵叫不上名字的参天古木,兀自成荫,漫天遍野色彩斑斓的花田,空中飞舞着的萤火虫和天空中的星辰相互辉印,恍若梦境。

段宜恩走进花田之中,玩耍起来,就像个普通的孩子那样。

玩着玩着,他却越来越疲惫,甚至到了最后,他累倒在地上,想站起来的力气都失去。

这不正常。

段宜恩拼命睁大双眼,不知为什么,他觉得如果自己一旦闭上眼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这里太过美丽,美得不似人间……

一定是……

一定是有什么……

他艰难的呼吸着,感觉自己就快要睡过去。


-


“荣宰,这里就是你的出生地?”

“是啊!嘎嘎,你看看,这里多美啊。”

“是挺美的,就是…也很可怕。”

“可怕吗?但是这里对你这个大恶魔来说,完全没有伤害啊。而且,一般进的来花树海的人,都是是心灵纯洁的人~~而且啊,是要遵守等价交换原则的~~”

“是吗……那我是怎么进来……咦?”


王嘉尔走着走着,觉得自己踢到了一个东西。

“这——”崔荣宰飞到花田里仔细一看,“竟然是人类的小孩子!”

“诶,我看他快死了诶?怎么跑到花树海来了?我看看……咦咦咦?这小孩子是用生命能量作为交换的啊……”

“人类的孩子,竟然还有这种本事。”

王嘉尔不经感叹道,“看来他的灵力很强。”

“不过也快挂了就是了。”

……嗯。

王嘉尔蹲下来看着地上那个人类孩子,黑发黑瞳,细碎的刘海下是一双灵醒的眼睛,而此刻他正费力的看着王嘉尔。

“……”

“他看上去很想活下去的样子。”

“是倒没错,但是他自己用生命能量作为交换,能看到一次花树海,我觉得他应该死而无憾了吧。”说着,小精灵飞起来,“等等——嘎嘎,你该不会……” 

“你看看他的眼睛,他有很强的活下去的欲望。”

说着,白头发的恶魔低头冲孩子一笑,双指抵在他眉间,“活下去试试吧。” 

“嘎嘎,虽然你很强大……但是,你这样强行改命真的可以吗?”

崔荣宰扒到他的脸上,拿肉嘟嘟的小手戳他脸颊,脸上不无担忧,“神族那个叫什么……管理生死的那个炽天使,萨.....萨麦尔吗?他一定会来找你算账的。” 

“那我还是真是,很怕怕哦。”

王嘉尔用完能力便收回手,刚才还瘫倒在地上的孩子醒了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他。


这个人……不对,是恶魔。

刚才分明对他做了什么,不然他现在可能已经……

段宜恩眼带防备的盯着前的恶魔,努力稳住自己的心神,为什么这个生物明明这么像人类,身上的恶魔的黑暗气息却这么可怕,简直就像是……无底的黑洞。

眼前的这小孩子明明很害怕,却还强撑着,王嘉尔不禁咧嘴一笑, “你可以回家了,孩子。”

“好好活下去哦。 ” 

王嘉尔揉了揉他的头发,念了个咒语把这个黑发黑眼的人类孩子传送回人类的世界。


“嘎嘎……你还真的救了他?你这……算是和他结契了吗?”

“谁知道呢。”

王嘉尔无所谓的耸耸肩,心血来潮而已。

魔界不打仗他就是休假期,实在太无聊了,“荣宰,这里我有点看腻了,你还知道哪里很值得一去的吗?” 

“——这么快?”崔荣宰大声嚷嚷,“再看一会再看一会儿~~好歹抚慰一下我的乡愁嘛…” 

“哟呵,你还知道乡愁。”

“那当然,我可是博学多识的月族!”


-


小段宜恩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家门口。

他使劲儿捏了一下自己,才确定眼下这一切都并非梦境。

刚刚……

那个恶魔……

救了他……

明明是个恶魔……竟然救了他。

脖颈处忽然传来一阵灼烧感,段宜恩冲进房间对着镜子,赫然一个契印凭空的出现在那里。


段宜恩惊恐的看着纹样繁琐的契印,爷爷曾说过,越复杂的契印所对应的恶魔的能力越强,而至今,他都未曾在书上见过如此复杂而又美丽的印记。

年仅十三的段宜恩匆忙冲进爷爷的藏书馆里,开始了没日没夜翻找资料和古籍的日子。

家族中的长辈告诉他,他身上的契印和某本召唤书上的图案十分接近。

然后,他终于详尽的了解到家族的藏书馆里,某些先祖的藏书类目下有那本传说中的书——大恶魔“晦瞑”的召唤书。


可他还没来得及找,这本书就随着他爷爷的去世一同下葬了。

后来成年的他才听父亲说,他们家的墓被一群可恶的盗墓贼给刨了。


虽然自那已经过了十年,段宜恩每思及此,就恨得牙痒痒,一是因为他的爷爷去世了都不得安宁,还有一个原因大概是因为……


他们让他失去了再一次见到“晦瞑” 的方式。

他想亲口问他……

为什么要救他?

为什么要和他结契?

为什么……和他结契了,十年过去了,却不来找他?

他难道不想要自己的灵魂吗?

他曾经试图呼唤,却奈何并不知道大恶魔的名讳,只依稀记得,那个月族的小精灵似乎是喊他嘎嘎。

这种听上去就非正式的名称,他是无法用来召唤他的……


这种想要见他一面的想法一直未曾消散,时间一长,在脑海里根深蒂固,变成了一种莫名的执念。

于是他和师傅的其中一个弟子着手去查这件盗墓案件。

最终,盗墓世家林家浮出了水面。

他又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才彻底查清楚林家,林家现在已经被旁系所控制,林家真正的嫡子目前只剩下两个,而且失散在外。

他们家的墓是被当年的林家大当家带头倒的,也就是说,他必须找到林家大当家的亲儿子。

他心头一直怀有一个疑惑,新成不久的墓,他们为什么要盗?

这不会破坏了他们那所谓的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吗?

反正这一切的一切,大概都会在他找到林家儿子时迎刃而解。




tbc

——————

这次不多……

每天下班后脑子里都是浆糊xx

评论(18)
热度(113)

2017-08-22

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