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Ⅲ. יקיריהן ורצונות

晦瞑守望者 Ⅲ  情与欲


OOC/AU/勿上升/目前ALL嘉/完全中二(慎

前文 Ⅰ   

其他文[森]传送门



Ⅲ——  יקיריהן ורצונות  (情与欲


“Jackson,你说他是我弟弟?”

如果王嘉尔没看错,林在范脸上的表情分明是——嫌弃。

“林在范,你心里明明已经有答案了。”

这个在人间界声名狼藉的盗宝人……

他看着眼前这个桀骜不驯的人,一时失声。

记忆中几次和这个人打过交道,都非常反感他不可一世的样子。

现在竟然说这个人是他弟弟。

眼前这人哪里有半分他记忆里软声软气的模样?


这是他弟弟……?

林在范的目光在染着红发的人脸上逡巡。

他看着他眼下的泪痣,和他记忆中那个人重合了。

“……谦米?”

林在范犹犹豫豫,最终是喊了出来。


“……别那样叫我。”

金有谦对儿时的那段记忆模糊,但却还没忘记,那个时候他是很依赖他的哥哥——可现在不是了。

“……”

林在范噤了声。

是了,隔了将近十年,他们怎么才能回到以前?

当初不小心弄丢有谦的确是他的错,怪不了任何人。


“林在范,你身后的……”

刚才灯光太暗,他没有细细观察,金有谦盯着跟在林在范身后的人。

看上去如同白色绸缎的头发反射着光泽,鲜红的嘴唇,没有血色的皮肤,甚至连眼睛都透着黯红的光,整个存在感实在太强。

多年的盗宝人经验告诉他,这不是善类,而且刚才自己那一瞬间仿佛被迷惑了心智,怎么看也不符合常理。


“他叫Jackson,是我的……朋友。”

朋友…?

王嘉尔闻言微微一挑眉,露出一个微妙的微笑。

人类对“朋友”这个词语的定义还真是随意。

金有谦看上去似信非信,“林在范,我听道上的人说你最近在被TUAN家族的猎魔人追杀?”

林在范扬了扬眉,算是默认。

“我知道他们要什么。无非是我们家族传家的那本召唤书。”

“——你知道?”

“对,在我这里。”

金有谦严肃的看着他,“一直都在我这里。大恶魔‘晦暝’的召唤书。”

王嘉尔眉毛猛地一跳。

崔荣宰也从王嘉尔的头发里飞出来,“嘎嘎!嘎嘎,他说的不就是——”

话还没说完,被王嘉尔一把抓住打断,“荣宰啊,该睡觉了。”

崔荣宰听罢知道自己差点多嘴,于是气鼓鼓的把脸埋进他的头发里,安静了下来。

“……那个,不会是月族的小精灵吧。”

金有谦一副活久见的样子。

“是的,您真博学多才。”

王嘉尔语带揶揄,可金有谦却完全听进去了,“那当然,也不看我是谁。”


——他有召唤自己的召唤书?

这也不难解释,为什么自己会在他身上感到一股强大的恶魔气息了……

但是,总觉得哪里不对。

为什么林在范家代代传下去的传家宝竟然是一本恶魔召唤书?

盗宝人?

盗宝?

难道是盗墓的?

他依稀记得君主跟他说过,因为魔界不能没有他,所以人间界召唤他的方式非常稀少,而且,期间的间隔时间也很长。

但在他尚存的记忆里,还从未被召唤过……

如果是那本书,他倒是可以理解了。

“金有谦阁下,那本书真的是你们家的传家宝?”

“阁下……?那本书当然是了!是哥哥……不,林在范亲手交给我的。”

“原来如此。”


这本书的来头,可能没那么简单。

他也许该找时间去问问君主,为什么这么几百年了,他一次也没被召唤成功过,害的他啃了几百年灵魂面包,严重的营养失衡。


-


“Jackson。”

林在范此刻解开了白天时常束着的头发,他披着一件长袍缓缓走到正在看月光的王嘉尔身边,胖嘟嘟的小精灵正窝在王嘉尔头发里打着呼噜。

“有何吩咐?”

林在范走到窗边,和他并排坐下。

“那本书——《晦暝》,是我父亲给我的。”

“嗯?”

“听他说,是我们家族的族人从一座豪华的古墓里倒出来的,里面的珍宝成千上万。但给父亲这本书的族人却说,那些珍宝还不及这一本书。”

“传说——晦瞑是一个极端强大的大恶魔,有呼风唤雨的能力。他有着一头如同白丝般的头发,火红的眼眸,细长如蛇一般的瞳仁,是最接近人类外貌的几个恶魔之一。他的能量无穷无尽、他可以予人一世繁华、可以逆转人的生死、可以满足人类的任何愿望……”

林在范侧过头来,仔细的看着王嘉尔,眼底尽是试探,“你……认识那样的恶魔吗?”

“不曾听说。”


王嘉尔表面上波澜不惊,内心早已波涛汹涌。

人类是怎么知道的……?

被吵醒的崔荣宰在头发里惊讶得吃着手手。

人类啊人类……总是出乎意料的聪明。


林在范看他的表情非常镇定,于是也作罢,他解开袍子坐到床上,“Jackson,你知道吗?”

他顿了顿,“我那天濒死的时候最强烈的想法,其实并不是找到我弟弟。”


王嘉尔听罢,猛地转过头去看他。

“你应该清楚。契约并没有解除。”

王嘉尔扬起一抹笑意,真的很有意思,这些人类。

他几乎能百分之九十九确定那个红发的盗墓世家的后代是眼前这个人的弟弟,然而却没有契约已经完成的征兆——也就是说在缔结契约的那一刻,林在范心里的那个最强烈的愿望必然是别的愿望。


“呵……是我疏忽了。”

他小看了人类。

毕竟他从未真正的近距离的接触人类,他并不了解人类的善变之处。

王嘉尔并没有非常吃惊,语调平稳,甚至还带着一丝兴味。

林在范又起了身。

现在……的确不是,但曾经是。

林在范无法移开他看着王嘉尔的目光。

“据说结了契约后的恶魔是无法读取结契对象的心声的,但——我可以告诉你……”

林在范走到大恶魔面前,丝毫不畏惧他的存在,他凑近他,凝视他鲜红的瞳与唇,鼻尖与鼻尖堪堪只有一指的距离。


“我想拥有你。”

他第一次见到王嘉尔时,就被他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莫名的性感所吸引,直到他救了他,然后他们结了契,这种强烈的念想愈加浓烈,日日夜夜的在他脑海中无法散去,甚至在每次看到王嘉尔时变得更加深刻。

王嘉尔闻言,笑了。

林在范此刻的欲望非常惊人,他的灵魂在刚刚那一瞬间,变得更加诱人,散发着异样的香气。

果然都说人类的灵魂才是最值得恶魔去追逐的,正是因为他们拥有着堪称无穷无尽的欲望。

几百年了,他第一次从人类的嘴里听到这种话。

简直就像是儿戏。


“神界的人都爱说,恶魔是贪得无厌心灵丑陋的生物——但依我看,人类的欲望才是永无止境的。”

王嘉尔冲他笑得暧昧,接着眨了眨眼睛,随之而动的细密睫毛像羽毛搔动他的心。

痒痒的。

林在范被这个动作引诱,想要亲吻他的嘴唇,却被王嘉尔的手挡住。

“林在范,你确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你想要和恶魔……?”

林在范摇头,“我只是想睡你,Jackson。”

王嘉尔在他的脸颊轻轻落下一个没有温度的吻,“论直接的程度,你不输恶魔。”


说着,他微微一笑,慢慢地消失在原地。

“魔界君主召唤我了,下次来,我会满足你的愿望,希望你不要耍花招,到时候……别忘了心甘情愿的奉上你的灵魂。”


林在范看着那个美丽的恶魔消失的地方,心里燃烧着的一团火始终无法熄灭。



tbc

————


不是日更T T

趁着还有存稿……装一下日更

评论(1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