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晦瞑守望者Ⅱ. ירח דים

晦瞑守望者 Ⅱ 宵月


OOC/AU/勿上升/目前ALL嘉/完全中二(慎

前文 Ⅰ 

其他文[森]传送门


----


Ⅱ——ירח דים (宵月



于是乎,Jackson史无前例的,和一个人类结了灵魂契约。


崔荣宰扒在王嘉尔的耳朵上,小声念叨,“嘎嘎~嘎嘎!你说他知不知道你是魔界有名望的大恶魔啊?就是那种连人类之中的大祭司牺牲几十个祭品都召唤不到的那种?我之前有在魔城的藏书馆里看到,召唤奴役者以上的恶魔概率是10%,高阶的恶魔是5%,而召唤你们这种大恶魔貌似只能通过特殊的召唤书……嘎嘎,你有没有很委屈?”


王嘉尔非常无语。

其实他一点儿都不觉得委屈,毕竟作为恶魔来说,诱惑人类并与之结契,看着人类逐渐的变化,然后再得到灵魂的那个过程,据说美妙到无法言喻。

而完成心愿后的抱着无憾心情的人类的灵魂,据说是世界上至高的享受,又美味,又滋补,对恶魔的实力提升也非常有帮助。


当然这都是从他的好友那里听说,毕竟这么多年来,他除了打仗,就是打仗,很少有机会去人间界,况且人间界也没有足够强大的人类可以召唤到他。

这样想来,其实也挺可惜的。


林在范也非常无语,那个飞来飞去的小精灵的大概以为他听不到吧……

他对这些东西不甚了解,不如说是在见到Jackson为他治好致命伤之前,他都不确信这些。

不过……大恶魔?

应该很强吧。

听起来就很不一般,毕竟他亲眼见到过王嘉尔逆转了他的生死。

林在范的心里稍微踏实了一点,对这个救了他性命的恶魔,也多了几分信任。


是夜。

林在范找到一颗古木靠着,便安心的入睡了。

有大恶魔在身边,他意外的非常放松,这也是他许多年来,第一次感受到安心。


看到林在范睡着了,小精灵飞过来,“嘎嘎,你为什么不喊他主人?是不是你的自尊心不允许你喊他主人?” 

崔荣宰顺势靠在他脖子上,“哈哈,我以前去人间界的人类家里偷看他们的电视,恶魔都是这么称呼他们的结契者的呢,我好想听你喊一声呢,哇啊——”

崔荣宰被王嘉尔一只手捏住了,在胡乱扑腾着翅膀,片刻后又被王嘉尔丢到他的头发上。


“主人……什么的。”

实在太羞耻了好吗。

王嘉尔可一点都不想喊一个小他几百岁的人类“主人”,这又不是什么人间的执事游戏,更何况了,他是第一次结灵魂契约,哪里知道那么多规矩。


“嘎嘎,你说,他会不会提一些无理的要求呢?”

“无理的要求?”王嘉尔漫不经心的答道,“说到无理,人类本身就是无理的吧。而且,我强行为他续命这件事情,就已经很无理了不是吗。”


无理?

无理的事情多的是。

就像人类明明弱小,却如此顽强,代代繁衍,生生不息,而他们恶魔呢,这么强大,到如今大部分却连恶魔城都不敢出。

也不知道哪一方更无理。


崔荣宰忍不住担心,“还有,那天那个拿着使徒的黎明的那个猎魔人,看起来可不是泛泛之辈啊,虽然只是一介人类,但他的灵识很强,我总觉得……嘎嘎你得小心点。”

“知道啦,荣宰。”王嘉尔仰头看了看暗淡的月光,“你该睡觉了。”

“唔……是的,我就说怎么这么困了。”

说着,崔荣宰就爬到王嘉尔的头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地方睡着了。

王嘉尔也找到一棵树靠着坐下。

他们现在还在魔域森林里,据林在范的话,他们大概再走一天不到的路程就能出魔域森林,到达人间界。

人间界……究竟是个什么模样。


-


王嘉尔看着路面上的马车,有点儿吃惊。

人间界已经发展的这么好了吗。

他忍不住想到如今萧条的魔界,有些心酸。


崔荣宰是以吸收月光生存的小精灵,只用睡觉和喝露水就能活下去,到了白天,小精灵肚子胀胀的,该是吃饱了,正卧在王嘉尔的头发里养神。


林在范回头看了一眼跟在他后面的恶魔,“Jackson,这是我现在住的地方。”

说着,他指着一处破旧的旅馆,“先进去吧。”

王嘉尔闻言跟着他走进去,刚一进门,他突然感受到一股同类的气息,王嘉尔的眼神凝滞,不着痕迹的扫视了旅馆一层的一圈人,最终目光落在了一个坐在角落里独自喝酒的人身上。

他……明明是个人,身上却沾满了恶魔的气息。

难道……

王嘉尔先放下已经走向自己房间的林在范,缓缓向那个人走过去。

他反手敲了敲桌子,冲着独自喝酒的人暧昧的笑,“Hi,一个人?”

那个人的双眼被埋在铁锈色的发丝里,他缓缓抬起头,眼神既冰冷又防备,“谁?”

他顺势坐在他对面,“想问你一个问题……”

王嘉尔刻意摆出恶魔擅长的略带诱惑的姿态,细细的观察他,“我刚来这里不久,敢问你来这儿多久了?”

红色头发的人微微撩了一下头发,露出两只细长的眼睛,左眼下方的一颗泪痣非常吸睛。

王嘉尔愣了一下。

那个人以为王嘉尔被他的长相吸引到,进而扬起一个邪魅的笑容,“你……长得很和我胃口。”

“是吗?”

正在使用能力的王嘉尔暗色的眼瞳微微泛着红光,片刻后,他也笑了起来。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眼前这个人,和林在范有相同的血脉,血缘关系近到几乎为血亲,就连他的整个灵魂散发出来的气息都和林在范如出一辙,如果没有错的话,这也许是林在范要找的那个弟弟。


“陪我一晚如何?”

金有谦一只手撩起王嘉尔下巴,打断了王嘉尔的思绪。

王嘉尔得到了自己想要的讯息,懒得再演下去,一把打开金有谦的手,“小孩子一边玩儿去。”

看着眼前的人迅速的抽离了角色,暧昧而又诱人的神情消失殆尽,哪里还有半分刚才魅惑的姿态,金有谦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的人,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王嘉尔抬脚走上楼,“林在范,你的亲人在楼下。”


林在范坐在房间里拿粗布细细的擦拭着自己的武士刀,被王嘉尔的一番话弄的呆住,然后赶忙跑下楼去。

旅馆一楼的角落里,一个身材高挑,满头红发的人坐在那里看着他们,他穿着全黑色的皮质外套,脚上套着一双马丁靴,左眼下的泪痣更是分外显眼。

这身打扮,这个长相,这头红发,还有那颗泪痣——分明声名在外的盗宝人,金有谦。

而且,他们之间还曾打过看几次照面。


“Jackson,你说他是我弟弟?”

林在范一向缺乏表情的脸皱了起来。


——

tbc

不是日更T T


评论(27)
热度(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