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晦瞑守望者Ⅰ.בוהה האיש האפל.

晦瞑守望者Ⅰ 凝视黑暗的男人


OOC/AU/勿上升/目前ALL嘉

至于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大概就是中二病发了


大概是一个愁吃愁穿的恶魔…和一群想要搞他的人故事。

对了,他还有一个好朋友。


---



Ⅰ—— בוהה האיש האפל 


“你知道吗,嘎嘎,希伯来人曾将黎明初始比作乌鸦的晦暝,在人间界的某个国度里,也将乌鸦视作厄运的征兆哦。”

“不要叫我嘎嘎。”

王嘉尔眉头紧锁的看着漫天的乌鸦,不耐烦的对着身边转来转去扑扇着翅膀的小精灵说到。

小精灵不爽的撅起嘴巴,一个拳头大小的身体飞舞在空中,嗓门却特别大,“嘎嘎~~恶魔语我还不熟练嘛……这可不能怪我,而且——恶魔语能说到我这种程度的小精灵,我想全宇宙只有我一个吧。”

“是是是。”

Jackson捂着一边的耳朵,“你声音小点,我耳朵被你吵聋了还怎么去狩猎?”

“哦哟哟,恶魔城的大恶魔还会为狩猎发愁呢!”

“别说狩猎了,你再不闭嘴,我就先把你给宰了,崔荣宰。”

“嘁……” 

崔荣宰委屈巴巴的鼓着脸,却还是闭嘴了。


王嘉尔盯着在魔城外漫天飞的乌鸦,一股惆怅之意涌上心头。

魔界最近越来越萧条了。

一方面是神界的各种压迫所致,另一方面是因为人间界逐渐的扩大,

魔界已经失去大片领土,被逼到了世界的边缘。

再加上这个世纪猎魔人的大量出现,许多力量稍微弱一点的恶魔别说是魔域森林了,估计连恶魔城都不敢出。

Jackson身为魔界的为数不多的高阶恶魔大恶魔之一,更是身经百战的战士,魔界和神界为数不多的胜仗,他基本上参与了三分之二。

神界的大多数上过战场的战士都称呼他为魔界的“晦瞑”。

他有这个称号不是别的原因,只是因为他的能力。

呼风唤雨。

每次他加入战场,在阴沉昏暗的天空之下必将紧随着一场暴风雨,也正是因此,他们打了不少胜仗,更多数时候,是神界望之色变,主动撤退。

当然,这也只是在有他的时候。

他曾因战负伤,在受伤的那段时间里,魔界溃败,而当时的那名天使,叫朴珍荣。

虽然这都是一百年前的事了,可他永远,永远都无法忘记。

那个让他颜面扫地,表里不一,背后阴人,卑鄙无耻的变态。

祖辈说的一点错都没有,天使,都是冠冕堂皇的家伙,内心确实肮脏的很。

特别是那个现任炽天使,朴珍荣。

下次见面,一定撕了他那六片翅膀,让他成走地鸡。



王嘉尔花了点时间才走到魔域森林。

这座森林被称为魔界和人间界的分割地带,号称在天涯海角。

当然,王嘉尔从来没相信过这些。

他靠近森林,总觉得魔域森林和几十年前来的不同了。

万物无声。

与其说是变得寂静了,不如说是……死气沉沉。

崔荣宰也感觉到这种异常的气氛,吓得一时半会儿连翅膀都扇不动了,干脆坐在王嘉尔的肩膀上。

“嘎嘎,要不……我们还是先回去吧,我觉得你啃灵魂面包就行,咱们晚两天再吃生魂吧?”

“……”

没大没小的的小精灵正坐在他肩膀上瑟瑟发抖,王嘉尔觉得他一定是整个宇宙脾气最好的大恶魔了。



害怕归害怕,饭还是要吃的,毕竟…要是恶魔城的大恶魔被饿死这个消息传出去了,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当然,王嘉尔绝不会承认他有害怕。

最近他都不奢求天使和人类的生魂了,什么飞禽野兽的生魂,都能馋的他流口水。

真是太可怜了,王嘉尔撇撇嘴,心疼自己。

只怕下次打仗,他不是战死的而是饿死的。

几百年以来都一直啃灵魂面包的他,再不开点荤,真的觉得不如去见神算了。

崔荣宰看他的样子,就知道他今天肯定是要走进这魔域森林的。


小心翼翼的走到森林深处,奇怪的是,附近没有发现任何魔物。

王嘉尔心里涌上不好的预感,崔荣宰更是躲进了王嘉尔的头发里。

他走到一处溪流边,突然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是人类的血味……

王嘉尔从树林的间隙飘过去,看到一个人间界浪人模样的人捂着伤口,似乎是在逃跑。

王嘉尔缓缓往空中飞行了一段距离,在空中俯视,看到后面的确是有两个人非常迅速的紧随其后。

那两个人……银质的武器,身上挂着大大的十字架链,一身红黑相间的袍子——是猎魔人。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追杀一个人类?

王嘉尔躲到高处的一棵树上,坐下,静观其变。

“崔荣宰,待会儿给我安静点,听见没。”

“好、好”

说着,那个带着刀的浪人似乎体力到了极限,扶着一棵树,缓缓坐下,似乎是放弃了逃跑。

“mark哥!他在这里!”

两个身形瘦削的猎魔人很快追了上来,年纪看着小一些的那个走到浪人身边蹲下,语气轻佻,“跑不动了吧?林在范?”

说着,他把自己的银质匕首从靴子里抽出来在手中把玩。

另外一个人也跟了上来,这个人面色冷淡,神情肃杀,“斑斑,问他。”

被唤作斑斑的人闻言,“林在范,说,你把那本召唤书藏哪里去了?”

靠着树血流不止的人一声嗤笑,声音因失血过多而变的微弱,“你们别想从我这儿问出一个字。”


“草。”

斑斑听着就想要动手,被段宜恩拦了下来。

Mark走过来看着林在范,“林在范,只要告诉我们书在哪里,这一切都结了,而且,我们还会救你性命。”

林在范明明受着极重的伤,气势却丝毫不弱,“书被我烧了。”

段宜恩身上的杀气猛地加重,他从背后抽出一把镶嵌着绿宝石的银剑,指着林在范,“我最后再问一次。”

王嘉尔看到那把剑,瞳孔猛地缩小。

使徒的黎明。

那是有名的猎魔人世家代代沿袭下来的宝剑,斩杀过无数恶魔……无数他的同僚,甚至还有他的多年好友。

王嘉尔恶狠狠的看着拿剑的人,却不慎泄露了杀气。

段宜恩和斑斑猛地一惊,然后看向王嘉尔所在的方向。

“斑斑!画omega阵!”

斑斑闻言立刻施咒,瞬间两人脚下起了一个白色的六芒星阵。

守护阵?

真有先见之明。

这两个猎魔人里年纪稍长的那一个定是判断出敌我实力差距过大,才会要求布这么个阵吧。

王嘉尔缓缓从空中落下。

鲜红的嘴唇伴随着银白色的头发,眸子深处是猩红的光。

从出现的那一刻就叫人无法移开目光,人们都说恶魔,有邪恶的也有美丽的,而眼前的这一个,一定是后者。

斑斑看着眼前这个恶魔散发着无与伦比的压迫感,只觉得浑身心都如同被恐惧所支配,他一瞬间觉得腿软,只能强迫自己站在那里不要发抖。


段宜恩的目光凝结了。

他一直,一直想要召唤的恶魔,如今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大恶魔晦瞑,传说中有呼风唤雨的能力,妖异却不可方物,美丽却强悍的魔界大将军。

他刚想要说点什么,只听到王嘉尔开口了。

“人类,你们只要不走出那个阵一步,吾就饶你们不死。”

不同于一般恶魔嘶哑浑浊的声音,王嘉尔的声音低哑又磁性,他们看着王嘉尔把受伤的人抱了起来,然后凭空消失了。

“拿着使徒的黎明的那个人类,下次再见到你,吾要你死。”

段宜恩捏紧手中的剑,抿着嘴唇,牢牢地盯着大恶魔消失的地方。


“哇~哇~嘎嘎你好帅,自称吾什么的好像只在小说里见过!!”

崔荣宰从头发里蹿出来,围着他飞。

“闭嘴。”

“这个人类……依我看,他快死了。生命能量只有…嗯…百分之三左右了。”崔荣宰有些担心的戳了戳那个人的脸。

“我知道。”

出了魔域森林,王嘉尔把人放在一个无人的小屋子边。

“你活不久了。”

眼前站着一个妖异的恶魔,林在范感到口中一阵腥甜,他现在已经没有力气挪动一根手指,更别说逃跑了。

他咬着牙挤出几个字,“那你要夺走我的灵魂吗?”

王嘉尔靠在树边看着他,眼神有些奇妙。

他竟想到曾经的自己……那个,朴珍荣的手下败将。

“你的眼神……告诉我你会死不瞑目,这种人类的灵魂最难吃了。”

刺刺的又涩口。

就好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你一定有未完成的夙愿吧。”

王嘉尔看着他,似是真诚又似是引诱,“林在范。和我做个交易?” 

林在范闻言闭上眼睛。

和恶魔做交易,下场可想而知,可是他的状况不可能更糟了,他甚至都能感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作为一个流浪多年的浪人剑客,他竟然被同是人类的两个猎魔人给暗算了。

而且……眼前的恶魔明明可以等着他弥留之际轻而易举的夺走他的生魂,而他却没有。


林在范睁开眼,下定决心,“好。”

不过是死了以后把灵魂给他而已……他现在,还不能死,他还有很多事要做……比如找到他的弟弟。

王嘉尔闻言站直了身体,抬手施了个咒语,林在范立刻感到身上的疼痛和伤慢慢在好转。

做完一切,王嘉尔扛起他的大镰刀,“林在范,在完成你的最终心愿前,我可以满足你的任何要求。”

不过片刻,林在范发现自己已经止了血,他略带惊讶的摸着手腕处凭空多出来的一圈契印,微微颌首。

“谢谢你……我怎么称呼你?”

“Jackson。很乐意为您效劳。”





tbc


都不知道怎么打TAG……


评论(28)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