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竟

密意未曾休。
旧友你好 旧昵称:森森
珍嘉/G7/熊猫/一生/tomoya/nino

©未竟
Powered by LOFTER

Give You What You Want 14

前文 [森]传送门

猪尔/all嘉

OOC/勿上升


------


14


林在范坐在办公室里,仔细的看着报纸。

除了一些时事占了头版头条之外,王氏娱乐易主的事件也占了不小的版面。

更可笑的是,该专栏的作者花了大量篇幅来写交接后的王氏比之前市值增加了多少,公司发展的比之前好了多少,新董事长段宜恩的手段有多高明云云,一阵吹嘘。

林在范嗤笑,段宜恩和他手下的人,公关能力倒是挺强。

不过,段宜恩和朴珍荣的手段,他是真真的见识到了。

朴珍荣和段宜恩接手王氏之后,公司确实比之前运营的更好了,但这其中,多半有段宜恩和段家背后势力的功劳。

商人无情,戏子无义,这两个人完美的扮演好了他们的角色,只是可怜……可怜了嘉尔。

-


林在范甩开报纸,一阵心烦。

王嘉尔那个小没心没肺的混蛋儿,又一个人跑到哪去撒野了,还对他含糊其辞,他总觉得哪儿不对劲,他拿出手机,想再打个电话过去,但想到那小混蛋儿多半又会敷衍他,无奈的叹息,作罢。

然后他找到金有谦的号码,“有谦,麻烦你点事儿,查查嘉尔在哪。”

金有谦接了电话,“……哥,你也不放心他。”

“嗯,我总觉得他含糊其辞的,感觉不对劲。”

“也是,我这就着手去查。”

放下电话,林在范揉揉眉心,觉得心里没由来的堵得慌。

 

 王嘉尔在朴珍荣房子附近的超市逛了一圈,期间两个保镖紧紧的跟着王嘉尔,把周围的人都吓的离得远远的。

王嘉尔心烦意乱,随便塞了几袋芝士条进购物车就跑去结账。

他掏出钱包想要把纸钞递给收银员,却被保镖一把拦下,“王先生,朴先生说了,您在外的一切支出请使用他的信用卡。”

王嘉尔皱着眉,“我不用他的。”

“朴先生说了,请用他的卡。”

说着,不容拒绝的把信用卡递给了收银员。

……妈的。

说是用他的卡,其实只是为了更方便知道他的行踪。

王嘉尔真想甩手走人。

这种让人难以忍受的控制,令他有一种被扼住脖子的窒息感。

不能出去工作,不能去见朋友,更没有自己私人的空间。

就像个无用的附属品,只用活在朴珍荣给的范围内。

王嘉尔坐在充满了那个人气息的房子里,不堪忍受。

他好想逃离这一切。


-


朴珍荣忙完手上的事,就匆匆忙忙的下班赶回家。

嘉尔…嘉尔在家……

也许没有等他,但是他在家,他们的家。

想着,他就加快了脚步,也止不住的勾起嘴角。


开门的声音让窝在沙发里的王嘉尔下意识的一抖。

“嘉尔?”

朴珍荣走到沙发边,看到身体紧绷的人,就知道他没有睡着,他刻意没有戳破,俯下身去亲吻他睫毛还在颤动着的眼睛,然后移动到耳侧,轻轻吹气,“嘉尔,睡不着就来吃饭吧,你今天买了芝士对不对?”

王嘉尔只好睁开眼睛。

朴珍荣看着他,又凑过去想要亲他。

王嘉尔颤抖着,想要避开。

他害怕朴珍荣又一时兴起,那样他又要难受好多天。

朴珍荣却定住了,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微微颤抖的王嘉尔,“嘉尔,你怕我?”

王嘉尔不去看他,可怎么也控制不了自己颤抖着的身体。

朴珍荣似乎有些气急败坏了,“嘉尔?你怕我?你看着我,你怎么会怕我?”

说着,他好像失去了惯有的冷静,用力捏着王嘉尔的下颌,迫使他面对着他。


我怎么不会怕你?

我全天下最害怕的人就是你。

如果可以……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

王嘉尔只敢在内心说着这些话,现实却是他都不敢去看朴珍荣的眼睛。

连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这种莫名而来的恐惧,已经和朴珍荣这个名字挂钩,就好像某种心理疾病一般,挥之不去。


朴珍荣看着这样的王嘉尔,一时间心悸不已。

为什么……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他感觉心脏密密麻麻的疼,仿佛被烈火灼烧着。

他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放下手,“对不起,嘉尔,我弄痛你了。”

王嘉尔却还是不看他。

他猛地站起来,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门靠着墙深深呼吸着。

他怕再待下去,他会失去理智的去质问王嘉尔。

为什么怕他?

为什么不看他?

为什么不回应他……以前的王嘉尔明明那么多话跟他说,说也说不完。

为什么现在却一天没有一条信息?

没有拥抱,没有亲吻。

没有关心,没有问候。

是不是……不喜欢他了?

是不是……恨他?


而他明明知道答案,是他一手造就了这一切。却还是害怕听到王嘉尔亲口说出来。

他不愿意听,他不想听。

自欺欺人也好,王嘉尔只能待在他身边。

他,只有王嘉尔……

只有他,是不一样的。


————————————

tbc



悄悄艾特一下你 @江临 

评论(35)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