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Jinson]Just Surrender

灵感来自自歌曲 Starfield-Just Surrender

OOC/他们是他们 故事是故事/勿上升

- Jinson only -

社会恐惧症荣x一心一意嘎



=

夏季,总是伴随着极端的干或者极端的热。

少年王嘉尔跟父母说了想要学游泳,于是宠爱儿子的父母给他报了个班。

这个豪华的室内游泳馆收的学费还颇高,一个小班的的学员也就10来个。

王嘉尔是其中最活泼、让老师最难控制的那一个,不过好在他有天赋,学的又快,虽然调皮但是深得老师的喜爱。

由于王嘉尔比较优秀,于是被老师安排去带学的稍微慢一点的学员。

朴珍荣大概就是游泳班里最格格不入的那一个。

穿着过长的泳裤,上身时常配着一件防晒服,不仅如此,他还把拉链拉的严严实实,一直到脖子和下巴的交界处。

王嘉尔上了一周的课程,才发现原来班上还有这个同学。

朴珍荣孤零零的站在泳池旁边,冲他尴尬的笑,有点小心翼翼,还带着点不知所措。

王嘉尔走近朝他伸出手,挤出笑容,热情、亲切、友好,“你好。”

朴珍荣犹豫了片刻,也伸出手。

“你有什么地方觉得难的,就和我说吧,其实很简单的,一下就会了。有什么事就叫我吧!”

王嘉尔觉得学游泳是件非常简单的事儿,放着朴珍荣一个人也不要紧,于是他一个人又游开,找他刚认识不久的小伙伴去了。

到了下午,老师过来验收的时候,王嘉尔被说了一顿。

朴珍荣并没有自觉的去学游泳,而是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一下午。

王嘉尔忍不住转过脑袋去瞪朴珍荣。

朴珍荣低着头,无所适从的看着自己的脚。

老师叹了口气,蹲下去拍拍朴珍荣的头,“珍荣啊,怎么了?和嘉尔处不好吗?”

朴珍荣抬起头悄悄地看了王嘉尔一眼,看到明显责备和生气的表情,他探究的眼神凝滞退缩,尔后似乎是有点伤心的又低下头,“不是……没有。”

老师揉揉小珍荣的头,然后把王嘉尔带离人群,“嘉尔,我叫你照顾好珍荣的呢?”

“老师……大家都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我要照顾他?”

“珍荣他……也不想这样的。他在人多的地方,会很紧张和焦虑。”

“人多的地方?焦虑?为什么?”

“就是……这是天生的。”

老师不愿意再多做解释,“嘉尔,你最活泼也很善良,我希望你能去和珍荣做朋友。”

王嘉尔歪着脑袋完全不能理解,为什么普普通通做个朋友这件事,被老师一说就像变得很难似的?

他似懂非懂的点点头,把要和朴珍荣当做朋友这件事放在心上。

老师让他温柔小心的对待他,王嘉尔自个儿琢磨了半天其中的深意——那就把他当成柔弱的小姑娘对待总行了吧!

王嘉尔虽然还是有点儿埋怨朴珍荣,但是天性纯良的他既然答应了老师,就要做到。


王嘉尔又回到泳池旁边,这会儿再让他靠近朴珍荣他却觉得有些奇怪了,他难得的感觉忸怩,鼓着气儿走过去,一屁股在朴珍荣身边。

“喂。”

朴珍荣听到这一声,皱紧了眉头却还是转过来看他。

看到朴珍荣脸上被冒犯的表情,嘉尔怔住了,他迟钝的发现自己的不礼貌,于是带点讨好的笑,“那个……你喝可乐吗?”

王嘉尔冲着他摇了摇刚才在自动贩卖机里买的冰可乐。

朴珍荣抿着嘴唇,顿了片刻,最终还是接了过来,“谢谢。”

还真是有点像小姑娘个性呢……文文弱弱,感觉还不堪一击。

王嘉尔有些无语,刚才接过可乐的人又低下头去,盯着自己的鞋子看,仿佛他不存在一样。

“那个,你不喝吗?”说着,王嘉尔举起可乐,冲他做了一个干杯的动作。

朴珍荣迟疑的看了一眼冰可乐,有点勉强的打开和他干杯,“……喝。”

王嘉尔爽快的干了一大口,却看见朴珍荣细细的在抿,一点也不痛快的样子,“诶——你不喜欢喝吗?”

朴珍荣放下可乐,“不是……只是,习惯如此。”

“好吧!”

王嘉尔笑,“那我们等会一起吧!”

虽然朴珍荣在笑,但他隐隐约约觉得他其实并不开心。

“……嗯、嗯。”朴珍荣犹豫着,最终还是点了头。



几天下来,王嘉尔发现朴珍荣除了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会说两句话,平常都不怎么开口。

如果不是自己主动去找他玩,他可能就傻傻的一个人一直在那个板凳附近徘徊,从不离开。

就好像柔弱的小动物一直呆在自以为的安全领地似的。

突然之间,就觉得朴珍荣需要呵护。

他复又想起老师之前说过的话。

莫名地、即使他身处于人群之中,可以和肆无忌惮的玩耍,他也放心不下那个孤零零的小姑娘似的朴珍荣了。

他和身边的小伙伴打了个招呼,又走到朴珍荣身边。

“珍荣啊,你怎么又一个人坐在这儿?”

“嗯……”

他似乎在思索着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皱着的眉头显得异常的认真,并且还有一丝苦恼。

“想不出就不要想啦,”王嘉尔一把搭着他的肩,“跟我聊聊天好吗?老师说我们是同岁的朋友呢!”

“是吗?”

朴珍荣眼睛亮了起来,似乎是因为“朋友”这两个字,那双眼睛里不再充斥着畏缩和拒绝,整个人因此而显得鲜活起来。

真好看啊。

王嘉尔不禁感叹。

“珍荣,你真好看。”

直性子的嘉尔直接就说了出来,惹得朴珍荣一阵呆滞,片刻后又有些手足无措,嘴唇微微颤抖着。

“怎么了?”

王嘉尔低下头去看他,发现他的脸红成了一片,颇为担心,“珍荣?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穿的太多了所以很热?我一直很想问你,大夏天的,来游泳穿这么多干嘛呀?”

“不……没有、不是。”

朴珍荣拼命摇手否定,抬起手拿衣袖擦擦脸,却用余光偷偷去看王嘉尔。

他在担心自己吗。

自己又在害羞个什么劲儿呢?

朴珍荣忍不住在心底责怪自己,王嘉尔的手还搭在他肩膀上,他竟然不觉得排斥,感受到的都是这个人的真心和热情。

他在他身边,竟奇妙的感受不到不安和恐惧。

隐隐的,有一股心安的力量。

他微微勾起嘴角。

王嘉尔。

朋友吗?

也许,他终于能拥有自己的第一个朋友了,这在以前是连想都不曾想过的奢望。

也许,他逼自己来这个毫无意义的游泳班,开始变得有意义了。


暑期班剩下的这几天,朴珍荣终于是在王嘉尔的帮助下,学会了自由泳。

王嘉尔非常开心,然后两个人约好了要在暑期末的最后几天出来玩。

出去玩。

这于朴珍荣曾是非常不可能的事情。

但一想到王嘉尔的笑脸,他隐隐的非常期待。

带着一点雀跃的少年心性,和自己未曾发觉慢慢发芽的情愫,他的脸上渐渐染上了笑容。

他的“朋友”。

一个会体谅他感受的人。

一个他非常在意的人。

一个,莫名让他心安的人。


游泳班的课程要结束了。

跟其他小伙伴到了别,王嘉尔心里仍挂着事儿。

他转过头去,不由自主的寻找朴珍荣的踪迹。

他想问朴珍荣家在哪儿,能不能以后约在一起玩,他在附近找到了新的游戏机室,即使未成年也可以进去,他和老板特别熟,甚至可以多给他几个币。

王嘉尔突然想起来,珍荣是不一样的。

具体哪儿不一样他又说不上来,朴珍荣这么文文静静的,会不会不喜欢打游戏呢?

王嘉尔苦恼了,他去超市买了一根草莓味的冰棒,然后冲着朴珍荣走过去。

朴珍荣正一个人坐在凳子上,看到王嘉尔来了,脸上带出一点笑,“嘉尔。”

“喏,给你的。”说着他递出草莓冰棒。

不知怎么回事,王嘉尔坐下后觉得竟然有一点儿紧张,就好像要表白的小姑娘似的,也有点不敢看朴珍荣了。

朴珍荣慢慢拆开冰棒,把包装袋丢尽一边的垃圾桶里,还不忘说一声谢谢。

“珍……珍荣。”

“嗯?”

“我们……我们……以后可以一起出来玩吗?”

“……”朴珍荣吃冰棒的手停了停,半晌才应,“好。”

和平常犹犹豫豫的态度不尽相同,朴珍荣这次回答得很干脆,王嘉尔一下子开心炸了,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他,“真的吗?珍荣啊!你家在哪?我去找你玩!手机号呢?我们加个好友吧!不然怎么联系?”

被王嘉尔一把搂住的朴珍荣随着他的摇晃隐隐约约的笑了,他又舔了一口草莓味的冰棒,肯定的答道,“好。”


又看到这个美好的笑容。

仿佛冬去春来。

王嘉尔想,他大概是真的喜欢眼前这个人,无法用他苍白的文字去描述,只是一颗心,都为之而动。


于是16岁的王嘉尔开始学着写日记。

朴珍荣。

带着青春懵懂的心,小心翼翼的把他的名字刻画在纸上,连名字都念着那么的温柔,写完名字,在旁边满怀心意的画上一个带着红晕的笑脸,并附上一颗歪歪扭扭的爱心。

看着纸张上满满的朴珍荣,还害羞的要命。

你完了,王嘉尔。

他如是对自己说道,并抬起手拍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些。

即便如此,还是,好喜欢他。


-


社会恐惧症。

这是个怎么样的东西呢。

朴珍荣自从记事起,就很排斥去各种大大小小的场合。

不愿意去幼儿园,不愿意去学前班,不愿意去大型的家庭聚餐,更讨厌人来人往的地铁站、公汽站。

他讨厌他人直视的目光那样会让他分在不自在,站在人群之中,他总会莫名的不安、焦躁,最后甚至是恐慌。

妈妈看到幼小的他躲在卫生间里瑟瑟发抖,一颗心都碎了。

人,总是会有各种各样的缺陷。

即便是现在的他,仍然无法完全克服这种恐惧。

他看着手机里王嘉尔充满颜文字的短讯,朴珍荣心底柔软,想要去见王嘉尔的欲望,战胜了那种一直潜伏在深处的畏惧。

他走下楼去,和妈妈提起要出去玩的时候,妈妈又惊又喜的看着他,然后鼓励他。

自己是不是太过让家人操心了……朴珍荣默默自责。

但是,如果王嘉尔在他身边……也许他就不会那么在意人群,更不会因为他人的目光而无法前行。


朴珍荣穿上自己最喜欢的白衬衣和牛仔裤,拿了一双崭新的球鞋,对着镜子做了五分钟的心理建设,终于是出门了。



王嘉尔拿着两杯奶茶站在路边,一想到马上要见珍荣了,就又期待又紧张。

远远的,看到朴珍荣走过来,王嘉尔呆了一下,然后猛地冲他招手,“珍荣!”

两个少年生的俊朗,引人侧目。

朴珍荣走过来,头上生了一些汗,不知是热的还是其他原因,他冲王嘉尔笑的勉强。

王嘉尔把奶茶递给他,“珍荣,你怎么了?”

“对不起,嘉尔。”他接过奶茶,“我……不习惯人多的地方。”

“好!知道了。”

王嘉尔冲他狡黠的一笑,随后拉起他的手飞奔起来。

“嘉、嘉尔?慢一点……”

“快!快!我们去个人少的地方。”

跑了一会儿,王嘉尔拉着他在一个公园停下来。

“珍荣啊,这个公园是最近才发现的!几乎没人,只有我的几个好朋友知道。”

少年有些得意的分享他的秘密,而朴珍荣此刻的注意力都在王嘉尔拉他的那只手上。

这算是牵手吗?

他忍不住心动,恰好此时王嘉尔转过头来看他,眼睛亮晶晶的,好像在发光。

偶尔偷偷看他一眼的小表情,眸子里化不开的欣喜,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身上隐隐传来的爽朗的气息,无论哪一个细枝末节,都能让他情不自禁。

朴珍荣抽出自己的手。

他缓缓的靠近王嘉尔,闭上眼睛,献出自己虔诚的吻和爱意,他将自己的感情袒露,并给予他伤害自己的权利。

只给他,只给他王嘉尔。


王嘉尔愣愣的看着他。

珍荣也喜欢他。

珍荣也喜欢他吗?

片刻后是无法言语的狂喜,他用力地抱着珍荣,抱紧他,却说不出一个字。

朴珍荣抬起手,轻柔的抚摸着王嘉尔柔软的发丝。

小小的幸福,不言而喻。


-


“珍荣,起来了啦。”

王嘉尔摸着乱糟糟的头发,挪开朴珍荣搭在他身上的手,从床上爬起来。

“唔……我不要上班第一天就迟到啊!”

王嘉尔爬下床,去找泡面。

朴珍荣一把拉住他,“嘉嘉,我昨天晚上做了三明治放在冰箱里了,去热一热就好,不要吃泡面。”

说着,朴珍荣坐起来,抱着王嘉尔的腰,“等会儿我开车送你。”

……好吧。

王嘉尔任他抱着。


朴珍荣刚成年的时候就去考了驾照。

之后,他用自己这些年赚来的稿费去买了辆低调的豪车,他还是喜欢生活在自己划出的安全范围内。


跟朴珍荣在一起了这么多年,王嘉尔有种被圈养的感觉。

他能事无巨细的为他考虑周到,做饭、家务不在话下,甚至连王嘉尔的工作也都帮他考虑好了。

有种被牢牢掌控的感觉。

他感觉失去了部分自由。

可是即便如此,他对朴珍荣的喜欢有增无减。

这几年来,珍荣的社会恐惧症有所好转,一方面他的工作是专职作家,不需要经常出门,一方面是在王嘉尔的影响之下,他慢慢的也变得开朗乐观了不少。


“真的不能再拖了啦,我要吃早餐了。”王嘉尔扒开朴珍荣的手,却被朴珍荣转了个身,在他额头上轻轻印下一个吻,“去吧。”

说罢,看着王嘉尔急急忙忙的冲到客厅去。

眼神之间,温柔宠溺。

他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那个急性子的王嘉尔,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王嘉尔,那个其实早就发现他伤疤的王嘉尔,那个对他一心一意的王嘉尔,那个……让他每分每秒都会让他更喜欢的王嘉尔。

谁又知道,当时的他其实并不想学游泳,他也不爱喝可乐,他更不喜欢吃草莓味的冰棒。

有社会恐惧症的他,并不想去和其他的陌生人做多余的交流,无论是指导老师,还是其他的同期生。

王嘉尔主动来接近他,纯粹真挚,没有负担。

他只是被王嘉尔慢慢敲开了心墙,不徐不疾的从里面拉了出来。

被吸引,然后自然的转变为喜欢。

年少的自己,并没有怀疑过自己的感情,如果是现在的自己,只怕在唯唯诺诺间早已错过,他是如此的庆幸。

王嘉尔希望的、要求的,他都会去做,他无法拒绝他。

那样的话王嘉尔会冲他笑,会笑的很好看、笑得连阴天都会变得晴朗一般。

说不定偶尔还会得到一句温暖的话语,一个满怀的拥抱,仅仅只是这样,他就觉得很幸福了。


他仿佛置身于书本里常描绘的那个“天堂”。

于他而言,人间从来不是天堂,只有和王嘉尔在一起的时候,他才能感到舒心与快乐,不是附声不是迎合,他可以在他旁边随心所欲自由自在,不会因为人群而恐惧,不会因为陌生人而焦躁,更不需要为了交际而勉强自己言不由衷,这也是人们常说的“真正的自由”吧。

他知道,他已经深深地、深深地陷入其中。

犹如夜间一朵黄玫瑰的记忆,他但愿自己只看到绽放的瞬间,就如同他在他身边时的整个世界,永远都会是璀璨的星空。


他从不想让他失望。

他静静的看着王嘉尔拼命往嘴里塞着早餐。

几年过去,他长得比王嘉尔高了。

自己终是也可以保护他了,他想,不用再躲在王嘉尔身后,战战兢兢的看着这个世界,可以牢牢的把他锁在怀里,低头去嗅着他发间的特有的味道,微微垂眸就能看见他的躁动着的大眼睛,微微伸手处,都是名为王嘉尔的美好。

何其幸运。

他会去温柔的吻他,他会去和他辗转厮磨翻云覆雨,日日夜夜。

他会去索求他的一切,也将献给他自己的一切。


就接受我的所有吧,我满腔的热爱,因你而烧至沸点的情与欲,我的阴暗和我的颓废我的缺陷,我的自欺欺人和失败,我那强烈的独占欲和不可一世的骄傲。

就接受我的所有吧,因为我也会接受你的全部。

幸好你来了,幸好你未曾离开。




END



传送门v2.0

评论(30)
热度(182)

2017-07-22

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