森々.

We can last forever.

喜美强 常常吃冷cp 属性看置顶

©森々.
Powered by LOFTER

Quartet. 03



ooc/勿上升,感觉自己写了个寂寞……

设定请看前文吧。。。

#1    #2         

 

#3  表白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成年人需要诱惑。

 

 

14

 

林在范的酒吧最近有地下乐队来演出,店里特别热闹,所以他这段时间都很忙,就直接住在自己的店里了。

王嘉尔和朴珍荣要准备课程的考试,也忙碌了起来。

就剩段宜恩一个人。

时是圣诞,美国正放长假。

段宜恩一个人待在家里,不免有些无聊。

然后他试着找兼职。

第一家招的是服务生,面试他的是个年轻的小伙子。

“你叫段宜恩?”

“嗯。”

“啧,美国人?”

“是。”

简历上不都写着吗……

“美国人来韩国干嘛?”

“……玩。”

“啧啧,有钱人家的小公子来体验平民的生活吗?”

“……”

 

第二家,是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女老板开的面包店。

“小伙子长得不错嘛。”

“肯定会吸引小姑娘来排队买面包的。”

“会撩妹吗?”

“不会。”

“会聊天吗?”

他犹豫了一下,摇头。

“聊天都不会?”

“……”

 

第三家是个咖啡店,老板看了看简历,随手放到一边,“就问你一个,学东西快不快?”

“快。”

然后就让他第二天去上班了。

 

 

 

15 

王嘉尔背书背的头疼。

 

最近学校管的严了,甚至说要在考场追加2个监考老师,这于他而言是莫大的灾难,朴珍荣的学号就在他后面一个,本来只是简简单单转个头的事儿,现在都没想头了。 

 

他已经第十三次叹气了。 

 

朴珍荣在他旁边静静看书的也被弄的有点儿无语,“怎么了就。” 

 

“珍荣啊,读书大于心死啊。” 

 

“这又是什么鬼话?给我背。” 

 

“我真的要死了,你知道什么叫做背了后头忘了前头吗。” 

 

“……”朴珍荣叹气,“嘉尔,你能长点儿心吗,毕不了业你找谁哭去?” 

 

“不是这块料嘛……” 

 

王嘉尔黏上来,一只手搭肩一只手袭胸,室内开了暖气,有些热,王嘉尔黏黏糊糊的,但他却不想把他扒开,甚至希望他能一直贴着自己。 

虽然他平时表现的很嫌弃,然而实际上他对王嘉尔的语言、行为、一切都甘之如饴。

 

如果王嘉尔知道了,大概会被吓到吧。

 

所以他得忍。

 

忍到……不用再忍的那天。

 

 

 

 

16

 

“马克哥,珍荣说家里没可乐了,我们……出去买一点吧。”

 

王嘉尔微微侧头看站在一起聊天的林在范和朴珍荣,强撑着一个笑容。

 

段宜恩看了一眼朴珍荣,然后对王嘉尔点头。

 

等王嘉尔和段宜恩都出了门,朴珍荣走过来,微微挑起林在范的下巴,“呐,林在范,你就这么 喜欢王嘉尔?”

 

这个人明明矮他一些,他却产生了被压制的错觉。

 

林在范脸上的表情为之一变,却没有直视朴珍荣的眼睛,“什么?你说我喜欢王嘉尔?”

一个人,在回答你的问题的时候躲避你的眼神,在用疑问句回答疑问句的时候,一般是说中了。

 

朴珍荣脸上的微笑还保持着,眼神却变了,他缓缓凑近林在范,“在范哥,我不行吗?”

 

林在范猛地后退一步。

 

朴珍荣脸上的假笑消失殆尽,“亏嘉尔还以为我们两个人是两厢情愿呢,不然你说,让嘉尔不小心看到我和马克哥接吻的画面了多不好。”

 

林在范的眉毛深深地皱在一起,“你真的是王嘉尔的好朋友?”

 

朴珍荣点头然后又摇头,没有回答。

 

林在范叹气,朴珍荣想干嘛就随他去好了,只要……不要让王嘉尔伤心,就好。

毕竟嘉尔他,那么喜欢段宜恩。

 

林在范一脸严肃的看着朴珍荣。

 

“珍荣,你在打什么主意。”

朴珍荣冲林在范笑,“干什么啊,在范哥,露出这么可怕的表情。”

 

“……”

他了解朴珍荣,他们这么多年的朋友。

朴珍荣一定有事瞒着他。

 

林在范不会被轻易糊弄,“珍荣,你喜欢段宜恩?”说着,他仔细观察朴珍荣的表情,“哪种?”

 

朴珍荣脸上的笑僵住,他整了整袖子,“在范哥,偷听人说话可不是什么值得赞扬的行为。”

 

林在范不接话,“你知道……嘉尔是喜欢段宜恩的吧?你不要整些幺蛾子。”

 

他并不想看到王嘉尔那个单纯得无法无天的小混蛋儿,露出伤心的表情。

 朴珍荣听笑了。 

 

“当然。”

 

林在范以为王嘉尔喜欢的是段宜恩……他心底的一点担忧又消除了。

 

林在范这个人呢他太了解,以往的经历所致,不确认相互喜欢是绝对不可能去告白的——就此误会下去吧,然后呢,他就有很多时间,慢慢地、慢慢地让嘉尔离不开他。

 

朴珍荣的嘴角是掩藏不住的笑意。



17

王嘉尔考试勉勉强强的过了,欢天喜地的说要请几个人出去搓一顿。

 

段宜恩摇头,说要去打工。

林在范也摇头,说最近店子里太忙,实在抽不出空。

 

最后就只剩了他和朴珍荣。

 

王嘉尔喜欢热闹,一下子少了两个人,难免有些低落。

 

朴珍荣怎么会不懂他,拍拍他的肩膀,说今天陪他喝个痛快。

 

王嘉尔小孩子脾气似的,一下子就给哄好了,想着怎么灌珍荣让他说出点秘密来,他的也好、林在范的也好……就算听了会难受,他也想听。

平常出去吃饭珍荣都是不怎么沾酒的,而且关系好的人也知道他不好酒,所以朋友这么多年,他愣是一次也没见过珍荣喝醉的样子。

 

王嘉尔想要搭着朴珍荣的肩膀,读书人觉得这样不成体统,于是扒开他的手捏在手心,“我们嘉尔,想去哪吃?”

带着一点哄小孩的味道。

 

王嘉尔笑眯眯的,刚才的不开心早都给忘光了。


“珍荣想去哪儿吃,尽管说。”


“烤串儿。”朴珍荣不假思索。


“好。”


结果两个人还是去了最常去的大排档,在热闹嘈杂的环境中,难得的找了个稍微安静一点的角落。

王嘉尔点了爱吃的烧烤,对着朴珍荣点的一大碗辣花甲皱着眉头。

王嘉尔对着烤串儿狼吞虎咽,而朴珍荣端坐的姿势都与大排档有些格格不入。

朴珍荣突然间站起来,凑近了王嘉尔,仔细的为他擦掉脸上沾到的一些食物佐料,然后冲着他笑。

王嘉尔愣愣的看着他,珍荣刚才温热的嘴唇不经意间擦过他的脸颊,仿佛就是个错觉。

朴珍荣却像没发现似的,舔了舔被辣椒染鲜红的嘴唇,“怎么了?”

这样子的珍荣有一股难以形容的魅力,触得他心里微微一动。

王嘉尔摸着脸,呆滞的,“……没、没。”

 

 


tbc


传送门v2.0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