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森 —

[All嘉]那些苦乐参半的小事情

Bittersweet Things/那些苦乐参半的小事情


推荐BGM Bitter:Sweet  -  Bittersweet Faith

OVERWATCH Paro(守望先锋AU)+微ABO元素

避雷:

轻松、翻译风(大概)/OOC/私设如山/勿上升

CP:猪尔/范二/宜嘉/微有尔

 

 

 

- 01 -

 

Jackson McCree是77号公路上最臭名昭著、却也最受欢迎的赏金猎人。

除了拥有深刻俊秀的五官、男人嫉妒、女人想睡好身材之外,他理所当然的有着一手好枪法,耍着他的那把名为“PeaceKeeper”的左轮,号称枪枪爆头,一枪没中不要紧,一个战术翻滚六连发带你走。

当然,令悬赏令上的人闻风丧胆的他,其实也有两个最头疼的——嗯……怎么说,亦敌亦友的伙伴?

不,你要是当着Jackson McCree的面前说这句话,你大概会被打得满地找牙,连自己的亲妈都不认识,没错,就是这种程度,因为他从来不肯承认这两个人和他是伙伴。

但是事实确实每次Jackson碰到这两个人,场面就会变得……嗯,非常棘手。

那两个人呢,一个是大名名鼎的前守望先锋的领袖——Junior Morison、还有一个呢,是守望先锋旗下暗影守望的领袖——JB·Reyes,也是Jackson的前直属上司和……师傅。JB·Reyes确实教了他不少,可是,Jackson一点也不想提这一茬。

自从守望先锋解散之后,他的师傅从JB·Reyes摇身一变,成了声名狼藉的Reaper之后,仿佛就变成了一个谐星。

据说他和他的黑爪成员一起出任务,五次能失败四次。

哦,什么?你说至少还有一次成功的?不不不,那成功的一次其实是黑百合小姐的单独任务。

每次在77号公路的酒馆里,他和酒友BamBam·Sombra说起这一段,一定会放声大笑起来,并且至少现在,只要Bambam·Sombra半开玩笑的说起JB是他师傅,他就会恼羞成怒——不为别的,只觉得丢脸。

可是不知为何最近这两人不待在自己的地盘,老跑到77号公路来。

眼下就是这么一个状况。

“啊……”JB·Reyes的经典嘲讽氏声调,他挑着眉看狭路相逢的Junior·Morison,“什么风把我们的洲际治安官吹来了?难不成…你要去逮捕Jackson那个臭小子?”

“当然不。”Junior·Morison皮笑肉不笑,“要抓我也应该先抓你,我们声名在外的JB·Reyes——哦不,现在改称呼你为Dear Reaper了。”

“啊哈。”这是Jackson毫不掩饰的笑声,在他看来,这两个人一起出现的概率本来就很小了,而像现在这样——一起出现还没有动起手来的概率,几乎为零。

所以,一定没什么好事儿。

而且刚才JB还没露脸,Bambam那家伙就消失了,一定是提前知道了什么,还不告诉他,真他娘的不仗义。

对了,他差点忘记了,JB现在可是BamBam的上司呢,这两个人整天游手好闲,整得他们的从属组织——黑爪看起来就像一个谐星联盟,要不是还有一个黑百合小姐姐撑住场子的话。

“你们两个到底有何贵干。”

Jackson压低了他那顶万年不取的牛仔帽,一双灵醒的大眼睛却还是透露出犀利的光,而他的手呢,正放在他的枪套上——随时准备拔枪。

“嘿,伙计们。别在这里打起来好吗?”YoungJae·Lúcio是这家店的半个老板,同时也是世界级的DJ,这个店的位置极好,也是他的心血,摔了砸了他都心疼,可是他又不敢找这三个恶棍般的家伙算账——毕竟打起来了,他只能加加血加加速,大招也只能给个护盾然后再加速溜罢了。

还好自己每天都穿着轮滑鞋,YoungJae不禁感叹自己的先见之明。

“我倒是没意见,可你得看看旁边那两个剑拔弩张的家伙。”

Jackson可说的一点儿都没错。

JB·Reyes已经把双手伸进他的黑色外袍里,随时准备抽出那两把又壕又土用完就甩的地狱火霰弹枪,而Junior·Morison呢,他的那把重型脉冲步枪可从来都是不离手的,这也使得他那不明显的肌肉愈发的发达。

“嘿!哥们儿!”

YoungJae几乎带着哭腔了,“可不可以去店外……你们再继续?”

话说刚完,两个人同时看向Jackson,像是在询问他的意见。

 

“喂喂喂。”Jackson不知道什么时候决定权就转移到他这儿了,他甚至希望这两个人赶紧出去打一架,分出个胜负就好。

“Jackson,我有事和你商量。”

还能有什么比喝酒更重要的事儿?Jackso漫不经心的掏了掏耳屎,然后用嘴一吹,“怎么,Junior长官,你终于肯给我介绍女人了?虽然我Jackson McCree从不缺投怀送抱的女人,但是是长官您看上的货色,想必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举世……”

白莲花。

剩下的三个还没吐出来,Junior就露出一个他经典的皮笑肉不笑。

“你要继续说下去,我就在这里放螺旋飞弹了哦?我绝对不会伤及无辜,因为我相信Jackson、还有你的好朋友YoungJae,都妥妥的能躲开呢。”

“哈哈哈哈,您真逗。别开玩笑了……”YoungJae拼命超他的好友Jackson使眼色,Jackson无奈的叹气,“长官,我们出去说。”

他的这个长官一号,还是这么仪表堂堂,一肚子坏水。

至于长官二号……

他看着跟在他们后面飘出来的一身黑的人,没错就是飘——7年不见得他的长官二号,JB·Reyes,已经进化到走路用飘,霰弹枪一梭子子弹打完直接甩枪重新拿出两把的高逼格程度。

Jackson有些心疼的看着跟了自己将近10多年的左轮枪PeaceKeeper,决定什么时候去找Bambam那个小混球儿或者TORBJÖRN先生好好给他的维和者(PeaceKeeper)保养一番。

 

 

 

- 02 -

 

“Jackson。我找到Mark·Genji·Shimada了。”

“什么?你说那个到处乱跳的忍者?嗯……虽然我不太喜欢他,不过他没死啊。”

“你又嘴硬了。”Junior笑眯眯的,又似有似无的看一旁靠在墙边的JB,“你们家的两个属下都混的挺好呢。Mark现在在尼泊尔,和他的师傅禅雅塔一起修行。”

“是吗。”JB整了整袍子,状似漠不关心。

Jackson阴阳怪气,“不要回来了最好呢,他不在我感觉眼前少了个跳蚤。还别说,这些年都挺清静的。”

Junior有点想揉揉眼前这个语气酸不拉几的牛仔的头,可是他那个帽子实在碍事,于是他只好作罢,“就不能好好表达自己的想法吗,Mark要是听到了,大概会非常难过吧。”

“哦,那还真是不错。”JB语气揶揄,甚至还抬起高贵的手,轻轻拍了两下。

“哎。JB·Reyes,你还是老样子,如此一意孤行,欠教训。”

“你也一样Junior·Morison,冠冕堂皇的样子让人反胃。”

“停一停!”Jackson不耐道,“我觉得你们可以吵一天,如果没事儿了我就继续回去喝酒了。”

 

“有事。我们一起去尼泊尔。”

DAMN IT。

Jackson忍不住摘下牛仔帽烦躁的揉着头发,干嘛要找上他,他快活的好日子总算到头了吗。

JB没说话,看着牛仔的那副样子,就知道答案了。

 

Jackson最终还是和他的前长官一号和长官二号上路了,只是他都不知道为什么,DJ——YoungJae小伙也会跟着来。

“我开加速你们可以走的快点而且你们打起来了我还可以给你们回血啊,啊哈哈哈~~”YoungJae天真烂漫的说,而Jackson却只想朝着他脑门丢个闪光弹,然后来个六连发送他上天。

 

 

 

- 03 -

 

如果说女人们看到Jackson McCree的第一反应是想睡想撩想投怀送抱的话,那他们看到Junior·Morison的第一反应就是忍不住在他面前稍息立正站好,然后在长官没有面向他们的时候,偷偷看他禁欲而又养眼的侧脸。

这是Junior自带的军人气质给人的压迫感,而JB·Reyes呢,是挑个眉嗤个鼻就可以把胆小的人吓出冷汗的那一种,你看看,纵使他的脸部线条如刀刻一般锋利精致,旅馆里刚才还卖弄风情的女人们却全都危襟正坐成一排,小心翼翼的看着他们呢。

Jackson冲着其中一个身材姣好的妹子露出挑逗的笑容,妹子马上Get到了,回他一个媚眼。

“咳咳……”

Junior微微清了清喉咙,JB也突然双手抱胸整个人站直了。

妹子立刻收回撩人的眼神,眼观鼻鼻观心。

 

我的老天。

Jackson本来还想干点什么,全被这两个人搅和乱了。

更可怕的是YoungJae这个智商堪忧的孩子还跟着他们呢……

“啊哈,这两个人真可怕。”

“你不担心你的店吗?亲爱的YoungJae·Lúcio?”Jackson问到,现在这家旅馆距离77号公路还不算远,他希望这家伙可以自己滑回去。

“不,亲爱的Jackson,有Bambam帮我打理我非常放心。”

那只怕你的店药丸。

Jackson露出幸灾乐祸的笑,自己率先入了座,“你们继续站那摆架子吧,我先坐了,服务生,一瓶朗姆酒、一碟芝士奶酪烤华夫,多加枫糖。”

“ewwww……”YoungJae光听到这个甜品的名字就腻味的快要吐了,“亲爱的Jackson先生,我一直很怀疑你的口味,为什么你能吃得下去?”

Jackson还以微笑,“你,不需要知道。”

“好、好的。”他感觉到笑容背后深深的威胁,于是选择了闭嘴。

 

 

 

 

- 04 -

 

Jackson·McCree有个不好的习惯。

他总喜欢在喝醉了酒之后吹牛,当然往往也只仅限于此 。

可是坐在他面前的两个人听着他的滔滔不绝之后,脸色越来越黑。

YoungJae战战兢兢地,一反以往跟着起哄的姿态,真的想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封住Jackson先生的嘴。

可他不敢,面前这两位祖宗太可怕了。

Junior明明在笑,可是笑容越来越狰狞。

JB一如既往崩着的脸,可是他身后冒的黑气越来越重。

“我上个月遇见的那个小O妞才叫火辣,依我看不是F罩杯也是E罩杯呢……特别撩人,可会蹭了……”

“Jackson,你说完了没?”

Junior紧紧捏着脉冲步枪的手爆出了青筋,笑容中藏着惊涛骇浪。

“哪能说完呢,你还想听吗?”醉了的Jackson完全读不出氛围,又给自己斟了一杯朗姆酒,“还没说这个月遇见的那个东方男Beta呢,看着又神秘有矜持,床上却反差的特别带劲儿……”

“砰!”

桌子被狠狠的拍了一下,小伙儿YoungJae被吓得抖三抖。

Junior·Morison蹙着眉,声正辞严,“简直太不像话。Jackson,你进暗影守望的时候宣誓的话都给抛到脑后去了吗?”

哦,得了吧。

宣誓。

JB嗤笑。

那些什么自律克己遵纪守法的辞藻就和他们的“未来之光”——守望先锋台面上的领袖Junior·Morison一样虚伪,被他们暗地里嘲笑了一次又一次。

“你也真是找不到话说了。”JB拿过Jackson喝过的杯子一口倒下去,“呵,我倒忘了,我们的Junior先生最不擅长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

“嘿!JB!那可是我的酒!”Jackson发出抗议,“什么宣誓…我宣过吗?”

时至今日,连长官两个字都省去了。

“当然。我亲爱的Jackson。”

他当然宣誓过,Junior可是清楚的记得…他和他同期的Mark·Shimada还有Yugyeom·Amari同一天宣誓,那也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个让人操心的家伙。

 

JB怎么会不知道Junior心里在想什么,他们毕竟认识了十多年。

他冷哼一声,“Jackson,你这次可别想逃。”

 

 

- 05 -

 

旅馆登记,Junior要了两间房。

YoungJae转过身,感到害怕。

无论是和Junior·Morison还是JB·Reyes一间房,他都可能夜不成寐。

JB冷笑一声,指着他的鼻子,“小子,你,一个人一间,我们,三个人一间。”

“好、好的!非常非常——感谢您先生!”说着他还顺带着鞠了个躬,立刻闪进房间里牢牢地关上了门。

 

“唉,Jackson都这么大了,还是让人放不下心。”

说话的是Junior,他小心地、轻柔地把喝醉了的人放到床上,“想想他七年前青涩可爱的样子,真的好怀念。”

JB没有否认。

 

“Jackson也该懂事了,是时候选一个人标记他,当他的固定伴侣。”

JB听到这话,刚刚准备闭上的眼睛又睁开,他持反对意见,“这么多年了,我以为你不会再在意这些传统的观念?Junior,固定伴侣?可收起你那一套顽固不化的道德观念吧。”

“传统?顽固不化?难道你希望他一天换一个?这是为了Jackson着想,他都26了,他和我们不一样,不是挂着那些虚伪的名头的人。”

你还真把他当儿子了?

我可不这样想。

JB选择闭上眼睛不再接话,和Junior争论可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

 

Jackson是个Omega。

他常年在自己身上喷洒着西柚味的抑制剂,使得他是Omega的这一事实被掩藏了两年之久。

事情暴露的那天,是五年前。

他正准备去找JB商量Mark机械头盔的事情。

他走进暗影守望的大楼,就发现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齐格勒医生正和Mark站在二楼的走廊边说着什么,Mark的脸红成了一片。

他走上前去。

“你说Jackson·McCree是个Omega?刚才你们俩训练的时候,他突然间进入发情期不能抑制自己还抱住了你,然后你不知所措的跑了出来,对吗?”

Mark僵硬的动了动他半机械的身躯,“是的,齐格勒女士……我、我临走之前看到JB先生匆忙的进去了。”

“好…好。”齐格勒博士还没从震惊的情绪中抽离,侧脸看过来,“啊…Dear Junior,你来了!”

“大概情况我已经知道了……”

Junior此刻脑子里全是小牛仔Jackson平日调皮的脸被情欲侵蚀的幻象,他少有的抑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把一旁的齐格勒博士和Mark都给吓了一跳。

“抱歉,我有点急事。”说完,他便匆匆赶往训练室。

Mark望着训练室,即使大门紧闭着,他也从空气中嗅出了一丝隐秘的花香,年轻气盛的Alpha Mark抿紧了嘴唇,微微低下头去,似乎想掩饰些什么。

齐格勒医生把头发挽到耳后,掩着嘴笑,“我都忘了,Little Mark已经成年了。你和Jacksonnie是一样大的吧。”

“……嗯、嗯。”

“年轻可真好。”

齐格勒医生意味不明的拍拍他的机械身体,笑着说,“最近和机械体有没有产生冲突反映?”

“没。”

“棒极了。”齐格勒博士冲他挤眉弄眼,“我们要不要改进一下生殖功能?虽然Little Mark你的该部分机能是完好的,但是由于之前受的伤,可能……反应会相对迟钝,嗯,也许我们可以让它变得更完美。”

“……”

Mark四分之三的身躯都被机械体包裹着,而尚还露在外面的部分——脖子和一部分没被挡住的脸,都变成了番茄色。

齐格勒博士忍不住呵呵直笑。

逗Little Mark和Jacksonnie,一直以来都让她最乐此不彼。

 

 

 

 

- 06 -

 

那次的事情之后怎么收场的呢,齐格勒医生(博士)不清楚,Mark·Shimada不清楚,但是他很清楚的是,Jackson·McCree的信息素是木犀花味道的。

为什么他会准确的知道这种花香味呢,说来也巧,他的老家——花村岛田城里,除了樱花,便种栽着不少这种花。他哥哥Hanzo·Shimada最喜欢的是樱花,而他,则最喜欢木犀花,正如他一度又爱又恨的秋季那般。

而现在,那种好闻的花香味儿又被赋予了新的意义,19岁的Mark·Shimada忍不住对他只见过5次面的同事心猿意马起来。

这都是守望先锋没有被解散前的旧话了。

 

暗影守望隶属于守望先锋,是守望先锋的支部。

守望先锋做明面上的事情,而暗影守望就做那些不太见得光的事情。

自守望先锋成立以来,三个元老级的人物——守望先锋的表领袖Junior·Morison、暗影守望的头头JB·Reyes、还有世界上最优秀的狙击手——Ana·Amari。三个人曾是军队里最亲密无间的战友,Ana既是一名优秀的士兵,也是一名优秀的战场医师。

但自从Ana在一次任务失败寥无音讯之后,这两个人的关系也变得微妙了起来。

Ana曾经是两个人的调和剂,在Ana失踪甚至可能是死亡的消息传到他们这儿后,Junior和JB两人相见,火药味一度很重。

守望内部不和的消息也就此传开。

直到暗影守望又进了一批新鲜的血液。

其中就有被称为“Route.77的Wild&Sexy”(自称)的Jackson·McCree、全身都受了重伤被齐格勒博士救下,赫赫有名的岛田家的二子Mark·Shimada、还有Ana·Amari引以为豪的儿子——YuGyeom·Amari。

这一届的新士兵们分外受“未来之光”Junior和“暗影之光”JB的看重,于是他们的训练强度和辛苦程度也是可想而知的。

就新士兵而言,Mark和Yugyeom是非常寡言,埋头训练的那类,而Jackson呢,则是喜欢翘训练到处拉人喝酒的那种,于是呢,他交了很多的朋友,几乎整个守望先锋都认识了这个爱喝酒、擅长调情、非常热情的小牛仔。

也许别人都看不出来,但是实际上JB对小牛仔非常头疼。

他对于自己看重的士兵,越喜爱、越操练他,所以他对小牛仔也是如此。

可是他未曾料到,Jackson竟然敢和他开玩笑,这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遇见敢这么做的人,更何况他还大他五岁,更何况——他分明知道自己崩着脸的时候非常吓人。

可Jackson却像没看到一般。

因为第一次遇见这样的相处模式,所以他有些不知所措。

每逢此刻,Junior就会带上特有的促狭的笑容看着他,仿佛在说,看吧…你也拿他没辙。

对,他是拿他没辙,他承认。

所以在训练室里发现进入发情的Jackson的时候,他都不能以一个上司的身份保持冷静,说起来也丢人,他感觉自己第一次体验到这种被激起的全身反应。

JB·Reyes一度以为自己疯了,不然冷静如他为什么会看着小牛仔不能自已?

身为一名优秀的Alpha,生理机能非常健全的超强Alpha,他觉得自己大概是想要面前这个小牛仔的。

他感觉口干舌燥,然后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感官,没错,是非常想要。

然而事情没有朝着他所希望的方向发展,因为一个不速之客非常不合时宜的出现了。

训练室的门被打开的一瞬间,他下意识的把Jackson护在身后,就像保护雌兽的雄兽那般。

但当他闻到那股子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香草味信息素,就知道是Junior来了。

这种在他看来娘不拉几的味道,熟悉到快要吐了。

整个训练室里都弥漫着Jackson身上浓郁的木犀花味,沁人心脾。

来人似乎被这浓郁的味道冲击了,在门口顿了一下,然后迅速的关严门,进来。

JB的眼神里带上了敌意、和防备。

这还是第一次,Junior脸上也没有惯有的笑,“JB先生,你那个表情不对吧。Jackson并不是你的所有物,你这个敌视的眼神是不是用错了地方?”

听罢,JB怔住了,然后猛地甩头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他刚才被自己的本能控制了。

Junior看上去也忍得很辛苦,“把他先送到齐格勒博士那去吧。”

之后便是顺理成章的事儿了,齐格勒博士用了新型的抑制剂,让Jackson熬过了痛苦的发情期。

而在知道他们几个人都看到过他发情期模样的小牛仔,就像害羞了的小姑娘那般,看见他们都绕着路走。

JB竟意外的觉得这样的Jackson很可爱。

他又一次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不然为什么会被那个可恶的牛仔占据了一半的思考时间?

以上的状况也可以同理到Junior和Mark身上。

这三个完全见过Jackson发情期模样的人,内心深处早都已经不能淡定了。

 

 

 

- 07 -

 

而且就是这段被小牛仔敬而远之的期间,我们的小牛仔Jackson迅速的和Yugyeom·Aamri相熟了起来,这都要得益于他那先天的社交技巧。

以前明明都是和他1V1组队训练的Jackson现在跑去和Yugyeom一起训练了,Mark心里翻江倒海的。

年纪轻轻的岛田家二少主,被名为“喜欢”的情绪深深的困扰了。

那是二少主第一次如此在意一个人,还是再被冷落了之后才后知后觉的。

Yugyeom穿着一身飞行服身后有一个火箭喷射器装置,可以让他在空中短时间的飞行,而他的拿手技艺便是火箭跳,每次他都快要冲到训练室天花板的顶了,就会赢得Jackson的大声叫好。

这个时候,正在和Lena Oxton(闪光/猎空)训练的他就完全没办法不受影响。

Jackson太惹人注目了。

Lena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Marky,Jacksonnie可真帅气呢,要是我是异性恋,大概会爱上他。”

Lena Oxton有一个留着一头红色长发,美丽温柔的女朋友。

“……”Mark一半的脸隐藏在头盔里,他咬紧了嘴唇,说服自己不要去在乎那个讨人厌还特别吵的家伙。

Lena叹口气,“Marky,你今天心不在焉的一定打不过我,你看我充能都快满了,你还只有二分之一,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你和你的机械体同步出现了问题。”

“抱歉。”Mark放下手中的飞镖,用眼睛的余光去看那边的状况。

小牛仔正在用他那把左轮点射在空中随意飞的Yugyeom,似乎是为了练习命中率。

Lena完全不介意,开怀的大笑,“Jacksonnie的精准又提高了,哈哈哈,和他1V1我完全没有自信呢。”说着,他看向Mark,“Mark你倒是能和他拼一拼,我觉得你如果把你的那招‘闪’和‘影’用好,几乎是战无不胜的。哈哈,不得不说,你的招式非常帅气,而Jacksonnie的,就有些张扬了,不过~到挺符合他的个性!”

Mark深深的为Jackson困扰着。

他想和他说话都快想疯了,可是…他不知道怎样才能主动去和他搭话。

而那边呢,小牛仔在守望先锋基地的饮品吧里,和老板娘调了半天情才好不容易的弄到一罐啤酒。

这些天他没能和Mark一起训练,一方面是上次自己发情期失控抱住了人家……还吓跑了他不说,一方面是他觉得自己1V1打不赢Mark,非常丢脸。

Jackson一边灌着啤酒,一边在心里回忆着那个慌慌张张跑走的忍者的背影。

而恰巧路过的Mark在围观了Jackson和老板娘调情的场面之后,恼羞成怒的跳上了房梁,然后坐在屋顶上,在心里怨恨自己为什么会在意这么花心的、没责任感的、谁都能撩的该死的牛仔。

 

 

 

- 08 -

 

画面从过去拉回来,拉到现在,现在的尼泊尔——现在身为冒险家的Mark所在的地方。

“Master,我曾有两个未解的心结,”Mark和他的师傅——禅雅塔一起打坐冥想完了之后,Mark开口询问到,“一个是曾差点将我杀死,我的哥哥Hanzo使我变成半人半机械的玩意儿这件事,如今这个心结已经化解,还有一个——”

“是你曾在梦中呼唤过的那人吗?”禅雅塔平和的声音从他的机械身体中传来,使Mark感受到一种宁静。

“是。”

“由始至终都放不下?”

“……是、是的。Master。”

“放不下,便不要放下罢。世界万物皆有因果,你需要的不仅仅只是一味的放弃,有的事情你需要旁人帮你参悟,而有的事情,你只能自己去解决,My student,身为一个冒险家,你该启程了。”

“Master?”

未曾想到师傅会说出这样的话,Mark呆在原地不知所措。

“便去吧,是福是祸,都躲不过,这里随时欢迎你回来,my student。”禅雅塔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听说,尼泊尔寺庙附近最近来了三个异乡人,也许……是你的有缘人。”

“Ma..Master?我、我……”我还没做好见他的心理准备。

禅雅塔缺乏表情的脸总能让人感觉意味深远,他冲他摆摆手,像是在说再见。

Mark26岁的人生中,大起大落,可以称得上非常精彩和故事化,身为家大业大的岛田家二子,他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哥哥。

他的哥哥Hanzo·Shimada希望弟弟Mark·Shimada能和他共同继承岛田家的大业,可身为弟弟的他却一心向往着自由地探索这个世界,他敬爱的哥哥恨铁不成钢,愤怒的向他发起了决斗,最终,他身负几乎致死的重伤,离开了岛田家。

这是他人生的第一个转折点。

他被齐格勒博士救了之后,身上的重伤部位已经不可修复,只能用冰冷的机械代替。

他曾一度非常厌恶自己的半机械身体,整个人都沉浸在哥哥毫不留情的向他拔刀时的情景,日益的厌恶自己,也厌恶这个世界。

而Jackson主动来向他搭话,这大概是他的第二个转折点。

在与他相处的过程中,他渐渐被Jackson的幽默、热情、乐观所感染,也被深深的吸引着。

他曾一度以为自己是特别的,可是他发现,他热情如火的对待每个人,而Mark却逐渐对Jackson萌生了异样的情愫,它默默的生根、发芽、还不声不响的开着花,却仅仅止步于此一年又一年,直到守望先锋被迫解散。

基地被X国派来的军队炸毁,他若干年间四处寻找Jackson的踪影,却渺无音讯。

 

 

而此刻,我们的Mark呢,正在尼泊尔寺庙外的旅馆——的房顶上——的阴影中,偷偷探出个被头盔遮得严严实实的脑袋,暗中观察着。

他看着那个一如既往带着牛仔帽的帅小伙,正一如既往的往嘴里倒酒。

帅小伙的牛仔帽经过这么多年,有些脱色变形了,明明正在喝酒,而他的手上却还戴着一双皮质手套。他的脸被隐藏在帽檐的阴影里,只看得到几缕垂露下来的发丝,他猜想,小牛仔一定好久没去修剪他的头发了。

7年了,Jackson完全没有变老,看上去还是那么的……迷人,他绝不会承认自己曾用过这个词形容小牛仔,他也绝不会承认自己已经蠢蠢欲动了。

而他呢……他摸摸自己的机械头盔,开始怯懦,就算自己上前去,在他面前晃一圈,他觉得小牛仔也认不出他来。

Mark·Shimada陷入莫名的沮丧情绪之中。

可是他当他看到那个人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是如此的想念他。

 

 

 

 

 

- 09 -

 

JB和Junior昨夜把他们的小牛仔折腾了一宿,以至于隔壁房间的YoungJae都羞涩得不敢出来见他们。

那两个人也许是上了年纪,还睡在床上,而小牛仔却像没事人似的,又出来喝酒,你看,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正准备一饮而尽的时候,一个全身被机械包裹的人出现,站在他面前一动也不动。

Jackson不疑有他,“嘿,哥们,来一杯吗?”

那个人的头部也被机械头盔包裹着,Jackson完全看不到他的脸。

机械人迟疑了一下,坐下的姿势显得尤为端正。

Jackson给他倒了杯酒放到他面前,冲着他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他抬起手,拿起了杯子又放下,从盔甲中穿出来的声音也是充满机械感的,“你……这么热的天,你为什么要带手套?”

Jackson喝酒的动作迟疑了一秒,然后凑过脸来仔细的观察他,一改刚才客套和善的语气,“……是你。”

Mark微微点头。

两个人都陷入了令人尴尬的沉默。

Jackson一瓶酒都干完,把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起身就要离开,Mark愣了一下,站起来匆忙的抓住他的左手,却不慎把Jackson手上的皮质手套拉掉。

——那是一只纯机械的手臂,暴露在灯光下,反射着银色的光。

Mark的脸虽然完全被头盔所遮挡,也掩盖不了他被惊呆的事实,他的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啃噬着,疼痛感慢慢的涌现,他忍不住用自己同样是机械的手臂去触摸。

“Mark·Shimada,你说有趣不有趣,这么多年了,我总算找到一个和你的共同点了。”他微微活动着自己的左臂,扯出一点儿苦笑。

守望先锋基地被轰炸那年,Jackson失去了他的左手,尔后的一年间,他一直在JB和Junior的保护下,秘密的接受治疗和手术,最终,换上了一只机械义肢,之后,他花了好长时间,才慢慢适应这只机械手臂。

“我也能稍微体会一点儿你中二时期的心情了,你看看,换个角度来说,其实它很酷。”Jackson缓缓抬起他的机械手臂,试图去摘Mark的头盔。

防备心向来很重的Mark先生这次却没有躲开,他任小牛仔摘下他的头盔,并抬眼深深的看着他。

原来不通过头盔看着小牛仔的样子,是这么美好的一件事。



“……虽然没有太多的共同点,但是相互吸引,不是吗?”

Mark顿了一下,对着他喜欢了7年的人,说出了他26年以来最真心、最努力的情话。

 



 

- END -

 

传送门v2.0

一些设定

 嘎嘎:木犀花味 × 珍荣:香草味 × 在蹦:乌龙茶味 × 马克:抹茶味

嘎嘎 牛仔/赏金猎人(麦克雷)     珍荣 洲际治安官(士兵76)

在蹦 黑爪小头目(Reaper) 马克 忍者/冒险家(GENJI)

荣宰 DJ歌手(卢西奥)         bambam 黑客 黑爪特工(黑影)

有谦 首席安全官(法老之鹰)

旧文,感情线比较隐晦,希望大家能喜欢吧T T


 


评论(31)
热度(127)

2017-06-10

127